您的位置 : 首頁> 歷史 >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 >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林振馬雯月 by棱角刺刀完整在線閱讀

時間:2019-10-18 17:12:28編輯:淚冰清

熱門小說《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由棱角刺刀所編寫的歷史軍事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林振馬雯月,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林振見店小二膽怯,舉舉杯添豪語:“小二,你不用怕他,別以為戴斗笠拿武士刀就天下無敵了,只要大明勇士沒有死絕,海寇就不敢在我華夏大地胡作非為,去,放心大膽的叫他滾到一旁去吃飯,我現在正煩著呢!一不高興我...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林振馬雯月 by棱角刺刀完整在線閱讀 免費試讀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 第三章 身處絕境 免費試讀

林振見店小二膽怯,舉舉杯添豪語:“小二,你不用怕他,別以為戴斗笠拿武士刀就天下無敵了,只要大明勇士沒有死絕,海寇就不敢在我華夏大地胡作非為,去,放心大膽的叫他滾到一旁去吃飯,我現在正煩著呢!一不高興我就會發脾氣......。”

店小二無可奈何,夾在中間難做人,只有站在離東洋人稍微遠一點的地方膽怯言:“客官,要不......你坐這邊怎么樣?”

店小二指著店內比較暗幽幽的角落,真怕寧靜的環境突然被隱藏的暴力打破。

眼神斗氣,怒怨如火。

東洋人握緊武士刀,閉眼又思慮片刻,主動拿著武士刀移至幽暗的角落。

時過片刻。

店小二再心虛的端過飯菜在東洋人面前,輕聲細語:“客官請慢用。”

東洋人禮貌低頭致謝,不過,他的眼神時不時陰沉的盯向林振,眸光難掩心中不平,很明顯東洋人的表情多了幾分殺氣與憤怒。

他,依然大口大口一碗一碗接著喝酒,無所畏懼的雙眸,靜靜地凝視著東洋人的一舉一動,似乎想要把所有憋在心里的窩囊氣在東洋人身上發泄一番,不過,來者不善。

“咚呲”一聲。

林振喝酒怒放碗,響聲說明了一切。

東洋人眼睛如此不擠,人仍然顯得很冷靜,眼眸掠看清瑩的藍色天空,眼神猶如絲絲流云遮住了他的臉龐,似心藏許許多多匪夷所思之事,他雙眸輕探四周,發現很多目光都凝視著他,已無心用餐。

林振精神煥發,豪情壯志:“小二,再給我拿兩壇酒來。”

“好嘞。”

這時,一位穿著非常素雅的姑娘蹦蹦跳跳的走進店內,緊接著是四位持刀大漢緊緊跟隨。

這位姑娘進店坐在最窗戶旁,即刻拿出一定金子放在桌上,對店小二歡悅大喊:“店家,把你們店里的江南美食統統給本姑娘端上來,快點,本姑娘餓壞了。”

“好好好,請姑娘稍等。”

她,美如花開,銀墜僑光的耳環讓店內男子帶著歡緒把視線凝聚在她身上,她的姿勢有一種籠中小鳥獲自由的感覺,似特別仰慕窗外的江南春光。

這時的江南春光不得不讓人不愛,而且是徹底的愛,裊裊香韻。

窗外之景。

清風徐來,擺墜瑩婉。

江南春來看三月,小橋流水桃柳新!

晨曦之后,最美的曙光照祥花瓣上的露珠,如大地被煙雨洗盡塵埃,美光亮澤,很難將江南之美一下子盡收眼底。

雖說清軍控制岑州已有一些時日,但治安并不理想。

馬雯月天真俏皮,對危險毫無察覺,這可急壞了四位隨從。

看久會生情,林振的視線趕快脫離這位姑娘,打量著這四位隨從,他們手中的清廷士衛之丁佩刀讓林振緊握拳頭。

馬雯月看著窗外的春景戀戀不舍,心喜歡言:“看慣了盛京的白色冰川,突然來到江南看景秀山川,沒有想到心情是截然不同。”

盛京指今日沈陽。

這話讓懷疑猜測的林振有了肯定的答案,他用帶著殺氣的目光,冰態飲酒,盯著馬雯月的眼神,多了幾分愛恨情仇。

馬雯月初來江南,顯得格外心奮,絲毫沒有注意到身旁視人帶著沉浸之險。

林振心想:‘她雖然穿著漢服,但這位姑娘一定是滿人,難道他是達官貴人之女?再或者清廷的某位公主?’

隨從極力勸說馬雯月:“馬小姐,你有所不知,如今江南多地兵荒馬亂,饑餓成災,所謂窮山惡水出刁民,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隨便買一點美食即刻回營好嗎?”

馬雯月:“本姑娘好不容易出來,你們還不讓我透透氣啊?呆在總兵府里,我都快悶死了。”

隨從低頭語氣雖小,但林振側耳也能夠聽清楚,這話傳進了林振耳朵里,那還得了。

‘原來她姓馬,多漂亮的姑娘啊!只可惜你走錯地方了。’林振緊握拳頭,像擁有辟地的力量一般,加上酒后燒頭,長時間的心理壓力,想將一切怨氣發泄在這位姑娘身上。

林振大口喝完一碗酒,大聲:“我想問你們,江南一帶為何會兵荒馬亂?為何會饑餓成災呢?江南本是富裕之地,你居然敢說窮山惡水出刁民,我倒想問你,你說的刁民,是指你們?還是我們?”

“咚”的一聲。

林振喝完碗中之酒,由于放碗的怨氣太大,已將碗在桌上震蕩裂開,緊咬牙齒隱藏怒氣沖天。

桌上的半面碗,一直轉個不停。

四位隨從的眼神立即怒視過來,來者不善,只是他們不知道,此人是明軍錦衣衛。

站在最前面的一位隨從上前,對林振拔刀相對,并大呼小叫:“呦呵,脾氣不小啊!快說,你是什么人?我們說話與你何干?當心我手中的刀,讓你人頭落地。”

林振:“這話應該是我說才對。”

其他三位隨從也拔刀相向,這時的馬雯月才仔細看清楚林振的樣子,他兇神惡煞又威風凜凜,不過整個人顯得陰氣沉沉,而且并無半點笑意。

林振拍拍胸前的渣物,對侍從的語言愛理不理,冷靜呼喚:“小二,麻煩你再拿一只碗來。”

東洋人此時驚呆了,眼神參透中,似看出了端倪。

街道外一隊巡視的清軍安詳而過,讓林振緊握的拳頭慢慢松開。

“客官,您的碗。”

說完,店小二趕快閃開。

隨從:“你是什么人?我在問你話你沒有聽見嗎?快答。”

隨從摸著刀柄,顯得很緊張。

林振苦澀一笑,倒酒大聲言道:“老子不怕告訴你,老子就是鬼見了都害怕的錦衣衛。”

最前面一位隨從對林振的話不太相信,搖頭言道:“看你像乞丐的樣子,居然敢說自己是錦衣衛,你的膽子可真不小啊!我倒想問你,來客棧吃飯你帶銀兩了嗎?”

林振搖搖頭,嘻嘻說道:“沒有啊,就只有麻煩你等一會你幫我付賬。”

其他三位隨從一聽林振是錦衣衛,都變得格外小心,因為明軍錦衣衛在世人眼中是不眨眼的魔頭,林振衣冠不整的樣子說出這話,這可惹怒了侍從。

馬雯月卻不以為然:“納蘭叔叔,錦衣衛是什么人啊?”

隨從對馬雯月說:“我只知道明軍錦衣衛結構很復雜,但錦衣衛都是魔頭,馬小姐,這都是你惹的禍事,現在相信我的話了吧,此地不宜久留。”

馬雯月嘻嘻的樣子,因為林振的嚴肅而全無,眉開眼笑變成了好奇,對林振疑神疑鬼。

此時,客棧的客人,聽說有錦衣衛出現,好奇的眼神一下子就掃了過來,氣氛一度非常緊張。

不過,林振依然冷靜倒酒,苦樂飲下,輕聲再問:“這位姑娘,我且問你,這里是什么地方?”

隨從不爽,大聲怒吼:“你誰是啊?你配問我們小姐話嗎?”

林振不以為然:“聽你剛才對那位姑娘說的話,我就知道你身份卑微,一看你就知道,你是下人,我說得對嗎?”

“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刀芒刺眼。

隨從拿刀那架式,氣不打一處來。

林振再次端起碗,卻無心飲酒,直接將碗捏碎。

“咵啦咵啦”

碗片凄涼又怒斥落地。

林振展示武力說道:“我都已經告訴了你們,我是明軍錦衣衛,你們卻畏首畏尾,現在我告訴你們,今天你們就像這碗一樣,粉身碎骨,搓搓搓,就憑你們這三腳貓的功夫與小老鼠之膽,你們就連給我擦鞋都不配。”

侍從立即發怒:“呀!”

刀鋒怒氣劈來,林振眼疾手快,右腳跳起桌子一檔刀口,轉身抓住滾落的酒壇怒氣所向。

“咚呲”一聲。

“鐺鐺鐺......”

該隨從被林振使出虎拳砸暈在地,恐怕是兇多吉少了,他的刀就凄落在林振腳下。

其他三人拔刀劈來,林振用腳腳撩起刀手接住,橫刀一檔,再用力猛推,發出怒嘯再閃電一擊。

隨從趕快退后,而林振依然坐在原地,一動不動,眼神猶如被冰凍一般。

隨從不服,再次舉刀跳劈向林振,林振轉身一閃,再重重的一腳踢在侍從胸口,侍從身體騰空翻滾,砸向東洋人桌前。

東洋人眼疾手快,拿起武士刀退至角落,桌子瞬間被侍從的身體砸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東洋人一看,這位隨從嘴里鮮血淋漓,恐怕已經兇多吉少。

東洋人拍拍身上的渣子,欣喜點頭自言自語:“果然好功夫,明軍錦衣衛果然名不虛傳,來日方長,我定會找機會,與你較量一番,有緣再見。”

說完,東洋人掏出銀子精準無誤的拋給店小二,看了看正在打斗的林振,黯然離去。

“啊!”

林振奪刀出刀之速,如同閃電一般快,隨從技不如人,被林振用刀一劈再一刺,急速撲向馬雯月桌前,“噗呲”一聲,他嘴里流出滾滾濃血,痛聲大喊:“小姐,快走,此人真的是明軍錦衣衛,他武藝高強,出手心狠手辣......。”

“啊......!”

驚喜變成了驚嚇,馬雯月猝不及防,剛才的閑情逸致變成了一片驚魂恐懼,痛聲喊道:“啊......!納蘭叔叔......納蘭叔叔。”

最后兩位侍從被割喉倒地,一陣怒刀之戰,店內亦是一片狼藉。

一位顧客趕快對林振說:“錦衣衛大哥,你趕快走,前面的清軍已經趕來,現在不是較量斗氣之時,留著青山在,趕快走吧。”

林振:“多謝大哥!”

林振看著屋內的人走完,馬雯月也想走,卻被林振舉刀攔住。

“姑娘這是想往哪里去啊?”

馬雯月抓住綢巾發抖,心驚膽戰,冒冒失失哀求:“這位大哥!小女子......只不過是來......。”

林振刀口一橫,嚇得馬雯月直打冷顫,苦淚哀求:“大哥!不要啊!”

醉酒燒頭的林振見到美麗的姑娘,豪無半點憐香惜玉之心,陰沉沉的說道:“你害怕啦?我軍將士尸骨成山,血流成河,我們多少家園被毀?因為你們的到來,昔日繁榮昌盛之地如今卻是饑荒成災,這都是拜你們滿清人所賜,為何你們族人不說一聲不要?”

馬雯月被嚇得直打寒顫:“我手無縛雞之力,這跟小女子沒有關系啊?”

這時,許多清兵舉矛拔刀沖進來,那眼神猶如火山噴發,林振大開殺戒,客棧內頓時血流成河。

清軍眼見屋內之人武藝高強,都不敢輕易進入,清軍統領只有安排屋外弓箭手冷態向林振瞄準。

林振架趕快著刀在馬雯月脖子上,以身保身。

清軍帶隊統領立即大喊:“你......你千萬不要亂來啊!”

見事已鬧大,林振說道:“你們過來我就殺了她,要么你們退兵離開,要么我們同歸于盡。”

“要我們退兵這絕不可能。”清軍統領:“所有人沒有命令不許放箭,大家全部退后,千萬不要傷害到馬千金。”

雙方一度僵持許久。

林振站在樓梯口挾持馬雯月下樓,步步逼退清軍,那酒氣還在體內不斷燃燒,林振眼見四周已布滿了弓箭手,自己酒后分身乏術,眼中更是憂慮,自言自語:“在我的眼里前路凄涼幽暗,如今只剩我一個人孤影蕩世,活下去也沒什么意思,不如今日......。”

“嘭蹬......”馬蹄聲突然驚天響起。

林振進至門口一看,原來,剛才那位東洋人偷偷放出清軍騎兵的駿馬,大群狂馬奔騰街道。

東洋人大喊:“快快上馬。”

林振來不及思考,打暈馬雯月,挾持破空跳起,駕馬而逃。

......

揚州,雁停山。

人生總有奇遇。

其實,這片地方對于梁茂來說并不陌生,因為梁茂知道五駿圖的秘密就在雁停山。

聽說后漢兵工廠的寶劍可以橫掃千軍萬馬,梁茂也曾有過想法,只不過如今看來,那只是一個埋藏千年的傳說。

頭頂的陽光越來越艷,天空逸出優異美幻的藍。

一番生死對決后。

沉默,滿頭大汗,有氣無力,步步艱難向前,仿佛冰凍了春意破曉的時空。

梁茂與李應龍決戰剎刺,戰斗半天,不分勝負,累得雙方體力透支。

“嘩啦嘩啦......”流水瀑布之聲,蜿蜒峻嶺直至向東。

瀑布發出的尖銳之聲,讓明清兩位勇士有了對水源喝干枯的欲望。

景秀壯山,美目錦繡,花開蝶飛,陣陣綠浪生生不息。

春光霞程,別致江南美景化不掉雙方氣怨,雙方只擁有你死我活之心。

“嗐......。”梁茂急促呼吸,又累又餓,晃晃悠悠的腳步直奔壯景瀑布。

李應龍一見澎湃瀑布,二話不說,一頭毫無怨言的載進奔流之中。

梁茂緊隨其后,奔步站在水流處,大口喝水。

“啊......!”

李應龍對天掙扎吶喊,狂聲一直回蕩在峻嶺之中。

“救命啊!”

梁茂眼睜睜的看著李應龍從身旁不遠處被急流沖入下流。

梁茂自言自語:“為何我有想去救他之心呢?”

第三章完

謝謝點讀!感謝支持!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

作者:淚冰清類型:歷史狀態:已完結

很喜歡作者的故事和文筆,能讓人深思的小說,贊!

小說詳情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