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總裁文 > 情如烈火,灼我余生

更新時間:2019-03-15 11:04:20

情如烈火,灼我余生 連載中

情如烈火,灼我余生

來源:微小寶 作者:詹妮希勒 分類:總裁文 主角:宋唯溪厲承川

完整版小說《情如烈火,灼我余生》由詹妮希勒所編寫的總裁豪門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宋唯溪厲承川,內容主要講述:一段孽緣,一段深情;她本以為自己的愛遙不可及,卻發現得到后根本無力守護,父親被人設計,愛人被栽贓殺人,為了保全全部,她只得犧牲自己,寧成人人喊打的勢力拜金女,只求保全愛的殘果,一個僥幸生下的女兒,她跟...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情如烈火,灼我余生 第十六章 殺錯人 免費試讀

“哎,只是想說這幾天真的辛苦你了,我一直也不在。”宋唯溪嘆氣,坐回了沙發上。

“有什么辛苦的,你家白可可那么可愛的,我都想讓她做我·干女兒了。”盧菲菲回憶起這幾天和白可可相處的場景,感覺很有趣。

她說的讓白可可做自己的干女兒,也是真心的,雖然跟宋唯溪認識沒多久,但宋唯溪剛進來就對自己很照顧,現在她那里有事情,她總不能這么沒良心。而且白可可真的很可愛,她很喜歡。

宋唯溪也是把盧菲菲當做了好朋友,跟盧菲菲掏心窩子的說了好多話,一直說到八點多。宋唯溪感覺厲承川該回去了,這才道別出門。

而白可可也因為跟她玩了一天,早早的睡著了。

宋唯溪準備坐出租回去,剛打到車的時候卻被一聲巨響給嚇到。只見很多人都從小區門口跑過來,嘴里喊著:“了,了。”

就聽到了有人報警,對電話說著這里有命案發生。

宋唯溪后怕著上了出租車,出租車就這么飛快地行駛出去,她不知道的是剛才的死者長得跟她有幾分相似,而且穿著跟她一張照片上的衣服一樣。

而剛剛遠程行兇射殺的正提著槍興奮的打著電話:“大哥人已經殺了,你看是不是讓我回家一趟。”

“好,順便給你三萬塊錢當做獎勵。”電話那頭傳來了陳龍熟悉的聲音。

“謝謝大哥,大哥真是闊氣,讓我寫小的望塵莫及。”的臉上露出了愉悅的表情,千恩萬謝著陳龍。

陳龍自然很受用的奉承,感覺自己剛收來的這個還挺懂人情世故,又有實力。雖然三天兩頭的要回家。但至少有大任務又不想自己沾手可以找他。

想著這一本萬利的買賣,陳龍跟的說話語氣更加和藹起來。

不知道的是陳龍收了趙微微兩千萬,本來陳龍是一點都不想給的,但想著他還有用,便給了一點小小的恩惠。

兩人愉快的聊著,似乎一切都美妙了。如果明天新聞出現的是另一個人的死亡訊息,不知道又會怎么樣?

宋唯溪下了出租長噓了一口氣,因為她看到別墅黑漆漆的一片。她出門的時候聽到齊阿姨和厲承川的助理打電話,今天厲承川似乎有應酬,所以讓齊阿姨可以早點休息,不用準備晚飯。

不然她怎么可能回來的這么遲,讓厲承川看到了豈不是又要懲罰自己?

“嘶~”宋唯溪上樓洗澡后給自己手臂上藥,碘伏擦在皮膚上的感覺讓疼的一機靈。手上的動作不自覺變得更加輕柔。

本來這種淤青擦幾天藥也就好了,但是自己的傷口卻有絲毫消去,可能是厲承川從來不溫柔的緣故。

“你手上怎么有淤青?”厲承川靜悄悄的走到了宋唯溪跟前,拉起她的手。

宋唯溪被嚇得一個激靈,“沒事,只是不小心磕到了而已。”

轉頭看向門口,這才想起自己剛才好像沒有關門。

“怎么這么不小心!”厲承川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話語中充滿了擔心與責備。

宋唯溪抬頭,有些奇怪的看著厲承川。

厲承川說完這才想起來兩個人現在的關系,又硬生生的續了句:“手成這樣,豈不是晚上不好玩了。”

宋唯溪:“…”

就知道從他的嘴里說不出什么好話,宋唯溪便把手從他的手里抽出來,自己用別扭姿勢擦著藥。

“我來吧,笨手笨腳的。”厲承川把藥搶了過來,坐在宋唯溪身旁給她擦著藥。

宋唯溪也沒擋著,索性就讓厲承川擦了,反正自己也擦不到。

厲承川給她擦了手臂上的后問她:“哪里還有?我給你都擦了吧!”

“不用了,我自己來。”宋唯溪作勢要把藥搶過來,她不可能讓厲承川這匹狼給自己擦那個地方,那不是引火上身嗎?

“嗯?”厲承川拉著長音提高了聲調,宋唯溪這才有些底氣不足的說:“胸,胸上。”

“那好吧,你自己擦。”厲承川為了防止自己忍不住起反應,還是乖乖的把藥給了她。

宋唯溪接過藥卻沒動,就這么盯著厲承川。厲承川有些奇怪,“怎么還不擦?”

“你在這我怎么擦呀?”宋唯溪抬頭平視他,有些無語的說。

“事多”嘴里說著,厲承川還是轉過身去。

厲承川轉過身后,捉耳撓腮的不知道該干什么,干脆把電視給打開了。電視里正在插播一件兇殺案。

“這里是A市電視臺,我們剛才得到說這里發生了一起十分殘暴的槍擊案,所以及時趕來。”

“據附近的目擊者坦言,他剛剛沒走出小區幾步就聽到了后面有一陣巨響,一轉頭發現了一個年輕女子,突然倒地身下流了了很多血,場面很是嚇人。”

“現在警察已經封鎖了整個現場,下面請陸警官來講一下對這件事情的看法。”說完,鏡頭便轉向了一個身著制度的警察身上。

只見警察咳了咳后才端著一口氣似的說著:“我們初步偵查到死者是一名26歲的陳姓女子,而應該是從離小區不遠的商貿樓頂層射下來的子彈,至于其他的情況,我們會隨時的跟進。”

宋唯溪聽到女孩子的年齡,不禁的低聲唏噓著,“這么年輕,真不知道得罪誰了。”

在醫院的趙微微當然也看到了這個報道,她有些奇怪的想,剛才陳龍給自己打電話說已經殺了宋唯溪,而且是在她小區門口,那應該就是這個人,可是這名字…

想著便拿起了電話,直接打到了警察局,“陸叔叔,我剛才看報道又死人了,好可怕呀!”

“是呀,清水灣公寓下午六點多發生了兇殺案,所以你個女孩子以后可別單獨出門,小心被人射殺了。”那頭的陸成武仔細的叮囑著。

畢竟趙微微可是自己好兄弟唯一女兒,當然會會她好,當然更重要的是自己沒有女兒,只有那么一個糙老爺們兒子,現在還不知道在哪里瘋呢。

“謝謝陸叔叔,就是我有個問題,那個女孩子叫什么呀?”趙微微甜膩的答謝,順便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