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歷史 > 匪妻難當:大王你輕點

更新時間:2019-03-14 19:28:16

匪妻難當:大王你輕點 連載中

匪妻難當:大王你輕點

來源:粉色書城 作者:色迷心竅 分類:歷史 主角:劉歌杜宇飛

小說主人公是劉歌杜宇飛的小說是《匪妻難當:大王你輕點》,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色迷心竅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本是大家閨秀,卻被他劫上山做了壓寨夫人。結果洞房一過,官兵就殺了上來。他說是為了夫人能過好日子而投降,卻又罵她只是一個悍匪之妻,比不上皇親國戚的郡主......當個土匪老婆,就這么難嗎?...展開

本書標簽: 奇幻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匪妻難當:大王你輕點 第 24 章 娘子,你越發虛弱了 免費試讀

終于劉歌身材瘦弱,心肺鍛煉不多,跑得抽了過去。

杜宇飛把她抱在腿上:“相公,再這樣跑下去,也無濟于事啊。”等劉歌恢復過來,已經可以清晰看見馬腿。

其他跟劉歌是一樣的看法。大家都知道,與多羅郡主約定好的日子是二十天之后,現在確實是剛好過了二十天不假,可是如果多羅壓根就不信他們幾個人能夠走到這么遠可怎么辦?

那幾個全都累的倒在了地上,喘著粗氣,而杜宇飛又不說話,索性,跑也是死,不跑也是死,大家就這么坐著,坐在地上眼睜睜地看著那些軍馬走來。

距離他們不足千米的軍馬,為首的是部落首領的小兒子札木合。

札木合,你帶著這么多人馬跟這群人走了一天一夜,有意思嗎你?你太不把我的騎兵放在眼里了,我要告訴你父親去!說話的人是部落里的一等英雄耶律忽臺,身材魁梧,臉蛋混元,鼻子上還有一條橫跨的刀疤。

“那好吧那好吧,不追了不追了,青草我們回家。”札木合穿著長得十分英俊,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性感的嘴唇,卻偏偏沒有男子的氣概,舉手投足之間都像個女的,全都是拜他那個亂性成癮的四哥所賜,在他十歲那邊,被那個給當成女娃娃蹂躪了。

“哎!札木合!你在拿我的人尋開心嗎?你總得給個說法吧!”這個把賭注壓在札木合身上的耶律忽臺以為自己不小心說錯話惹到札木合不開心了,但是粗人一個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說話才好,一張口反而感覺是在找不自在。

札木合自然是清楚這人的性子,不和他計較,他騎著最漂亮的紅頭馬,也不給馬兒穿任何鎧甲保衛裝置,妖嬈地調換了方向,正面對著千軍萬馬,手里舉著小鏡子,像是在和自己一個人說著情話。

“他們殺了我那個不要臉的,我感謝他們還來不及呢,又怎么會殺了他,我只是來看看他們是什么一樣的人而已,走了青草,我們回家睡覺覺了。”

被叫做青草的人是他的一個女貼身護衛,手里拿著一根手腕粗的尖銳鐵器叫做梟,足足有四五十斤重,她一個看起來瘦瘦的美女居然一直拿了一天一夜,都不會累的。

劉歌幾個人一個個緊張到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已經準備好在這片沙漠,在這個明媚的清晨,葬身此地,卻眼睜睜的看著那群軍馬突然間轉身。

“退了?我的天!蔣哥?你快告訴我我看到的不是傳說中的海市蜃樓吧?”一個灰頭土臉的大兵楊成用顫抖的聲音問了一句身邊的蔣沈韓。

然而蔣沈韓已經癡呆了,整個人那條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松掉,魂兒都散了的樣子。

劉歌躺在杜宇飛懷里也和他對視了一眼,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相公,那我們現在則么辦?”過了大半晌,陽光已經濃烈到要曬死人,劉歌仰著一張臉問杜宇飛。

他一時間也搞不清狀況,坐在那里靜靜地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手指在對面上畫了幾條線,大家都湊過來看:“我們雖然朝著這個方向跑了一天一夜,但是就算多羅帶著人馬追上來最快也要三天的時間。”

大家全都悶不吭聲,因為心里都清楚,他們現在已經沒有多少水了,只剩下劉歌和杜宇飛身上還有一些。

蔣沈韓好懊惱,都怪自己當時太沖動了。

杜宇飛并沒有責備他的意思。大家按照杜宇飛不說話,也不下命令的樣子,就在原地,死守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三天的早上。

忽然,除了守夜沒睡的三個人之外,其他人全都被四面八方的馬蹄聲給驚醒了。

劉歌從杜宇飛懷里醒來,才發現他有大大的黑眼圈凹陷,應該是又一整個晚上沒有睡:“怎么了?怎么感覺到處都有馬趕來?”

“娘子,你越發虛弱了。”杜宇飛卻跑開話題,說一些有的沒的,不過劉歌聽著很開心,他已經很久沒有叫過自己娘子了。

“大哥,好像是我們被兩路人馬包抄了,不會是那個死胖子的人追上來了吧?”

杜宇飛打開自己的水袋,滴了一些在劉歌的臉上,把她的小臉擦的凈凈,再倒一小口進她微微張開的小嘴里,說道:“不會,他們沒有這么多人馬。”

“那是救兵吧!”蔣沈韓開心地喊了一句,杜宇飛微微點頭。

“哦!太棒了!”幾個男人開心的在地上打滾。

只是兩個時辰之后,舉著兩種不同番號的人同時出現在他們的兩邊。

劉歌坐起身來,靠在杜宇飛旁邊:“相公,哪邊是咱們的人啊?”

杜宇飛一絲一絲地縷著她的頭發,細細擦掉上面的風沙:“距離還遠,我也看不真切。”

兩軍對戰,中間是要距離一千米左右的距離來對約的。

雙方派了一員將領到中間交涉,不過,看起來好像聊的并不是很好,各自的前鋒豎起我武器,一對一沖殺了起來。

劉歌有些門外漢的摸不清頭腦:“相公,你說我們能夠看得見他們,他們難道打仗太過于專心,完全沒有注意到我們嗎?”

還有就是,難道在這里打仗不用清場的嗎?就是那種為了避免無辜人受害,也為了排查奸細就清場的那種做法,劉歌有好多問題想問,卻口干舌燥,餓得沒有力氣,只能勉強說出一個。

杜宇飛摟著她的肩膀:“怕是要等真的打起來,就會殃及到我們了。”

果然,等到一方前鋒小將的腦袋被割了下來,兩面的騎兵便不再婆婆媽媽,一時間,全都朝著中間跑了過來,而中間的水平線上,劉歌他們幾個就在軍隊的邊緣。

劉歌這邊的幾個大兵也氣血沸騰的站了起來,準備打個痛快,只是在兩軍的另一邊,居然有兩個小人溜進了隊伍,如果是站在任意一方的立場上的話,一定會注意不到,但是站在劉歌的位置卻能看得清楚,而且那兩個人明顯就是要從橫穿過來找劉歌他們的。

杜宇飛忽地亮出長槍:“應戰。”

“是!”劉歌被杜宇飛的左手牢牢抓住,就這樣十幾個人沖著對面跑過來的兩個人沖了過去,迅速沒入了廝殺的兩軍之中。

銀槍所到之處,便留下兩列殘骸。

近一些,再近一些,方才看得清楚,原來那兩個人不是別人,劉歌開心地喊著:“相公快看!是黑臉和曹巖!”

大家一聽到這句話,全都更加興奮起來,再走散的那一天,他們就已經斷定這兩個二貨一定是死了的。

鼓舞了士氣,行進的速度也就更快了起來,終于在接近中央的位置,黑臉背靠在蔣沈韓后面打了聲招呼:“嘿兄弟!你猜我做成了一件什么大事!”

蔣沈韓才沒有時間去理會他的臭嘚瑟呢,手里的武器一刻都沒有消停過:“愛啥啥,等這一仗打完再說!”

“好嘞!”

杜宇飛下令:“護送夫人!”

眾將士回復:“得令!”幾個人圍著劉歌向多羅主帥的位置過去,而這時的劉歌已經累得基本上全是靠著杜宇飛的牽引才能辨別方向。

等到了那邊,只覺得自己的身子騰空一飛,就落在了一個熱乎乎的大東西上,應該是馬背吧,閉上眼前看見的最后一個人,是英姿颯爽,一身鎧甲,巾幗不讓須眉的多羅郡主。

等到劉歌醒來,已經是坐在了一個臨時搭起來的馬車里面,杜宇飛坐在她身邊,緊緊握著她的小手:“夫君。”

這小女人,一會兒叫相公,又一會兒叫夫君的,也沒個一定,杜宇飛淺淺笑著,把她扶著坐了起來:“我們打了幾天了?”

杜宇飛告訴她:“只打了兩天,對方內戰,首領的二十六個兒子打的不亦樂乎,幾乎全部瓦解潰散,我們就先圣了。”

“兩天?”劉歌看看自己變的又黑又長的指甲:“這怎么可能呢?你看我指甲都長長這么多了。”

杜宇飛將她的小手重新按在懷里:“你迷迷糊糊的睡了七天啊。都怪為父不好,害娘子受苦了。”

劉歌依偎在他懷里:“沒事兒夫君,挺**的。”

“**?”杜宇飛聽著這個詞很別致,愛惜地揉揉她的小腦袋。

“我們還要多久才能停下啊?這是要去哪兒?”劉歌撩起一片簾子,外面的風沙呼地吹進來。

杜宇飛連忙將她的小手收回:“去呼倫貝爾,蒙古草原的中心,應該很快就要到了。”

“呼倫貝爾?”劉歌對這個詞很陌生啊,如果杜宇飛不說,她會以為這是一個人名。

果然,他們剛說過這句話沒多久,隊伍就停下了。

“吁—”聽聲音,多羅應該一直騎馬跟在他們馬車外面。

蔣沈韓撩開了簾子,喜氣洋洋的說:“大哥,嫂子,我們到了!”

杜宇飛也是第一次來這個什么呼倫貝爾大草原,所以心里沒有什么底,把劉歌身上的被子裹的更加嚴實了一些,扶著她走了下去。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