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短篇 > 愛你是一首苦情歌

更新時間:2019-03-30 20:15:44

愛你是一首苦情歌 連載中

愛你是一首苦情歌

來源:瓜子 作者:抓貓的魚 分類:短篇 主角:陸湛

《愛你是一首苦情歌》小說的主角是溫以沫陸湛,是由抓貓的魚所寫的一本言情小說,愛你是一首苦情歌主要講述了:從孤兒院到城堡一切都是她的癡心妄想,以為自己長大之后就可以成為他的新娘,可是他要娶的不過是她那顆不屬于她的心,那個別的女人的饋贈,那怪這么壞的她能得到他的青睞。展開

本書標簽: 短篇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溫以沫就像一個沒有生命的娃娃,任由他們將她拖上車子。

她雙目無神的看著窗外,車水馬龍如流水劃過。

往日的記憶浮光掠影般出現在她眼前。

以前她總愛犯錯,可每次不管她犯多大的錯,他都只是無奈的揉揉她的頭發。

笑著說:“我的沫沫什么時候才會長大。”

從那時起,她做夢都想要自己快快長大。她以為長大后就能跟他在一起,可長大后呢?

長大后,她就淪為了他可以隨意贈予別人的商品是么?

這些年,陸湛身邊也出現過幾個女人,可每當她們出現時,她就會用盡各種方法搗亂。

讓她們全部知難而退。

知道后的他也不生氣,只是笑道:“你這么任性,以后誰能治得了你,誰敢娶你。”

他這么說的時候,她就會抱著他的手臂耍無賴:“我才不嫁,我一輩子都要待在你身邊。”

“總有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那個時候誰保護你。”

“你不在我身邊,那我就跑到你身邊去呀。”

他刮她鼻子,“傻丫頭。”

她的確傻,傻到愛上了一個不該愛上的人。

傻到以為只要她堅定的向他靠近,總有一天他會接受自己。

可到底,是她太天真了。

“小蘇總,酒店到了。”

“行,帶上去吧,這次看牢點。”

“沫沫人呢?”

陸湛出差回來推掉了三個會議,四個飯局。

第一時間趕到家里,可推開溫以沫的房間時,里面卻是空蕩蕩的一片。

“小姐她…”

陸湛臉色鐵青,“她在哪?”

“蘇小姐說…說你讓她帶小姐出去的。”

陸湛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領,“我不是跟你們說過,沒有我的允許她不準離開這個家一步的!”

“可是蘇小姐她…”

“夠了,還不給我去查!”

“是,是。”

陸湛拳頭狠狠攥起,轉身一拳頭砸在了旁邊的玻璃上。

該死!

電梯門合上的一瞬間,一直很安靜的溫以沫突然掙脫掉他們的控制。

朝外面跑去。

“的敢跑,追!”

“陸總交代了,就是綁也要把她綁到王總床上去。”

聽見這句話的溫以沫,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唇瓣才沒有發出嗚咽的聲音。

陸湛…

你真的要這么狠心嗎?

等到那些人走遠,她才一路跌跌撞撞的小跑藏進了女洗手間里。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又傳來了那群人的聲音。

“看見溫以沫沒有?”

“沒有。”

“去洗手間看看,一間一間給我搜。”

“如果她拒不配合,就辦了她。陸總不想讓她了他跟蘇小姐的婚事。”

溫以沫蹲在馬桶上面,抱著自己的身體瑟瑟發抖。她手心里面握著一塊在樓梯間里撿到的磚頭。

原本寒冷的冬季,可她的衣服已經被汗給浸透了。

那些人的話像是針一樣,密密麻麻的扎進她的心口。

辦了她…

她從沒想過有一天,陸湛會要了她的命。

大概是她不乖了,不聽他的話了,所以他不想要她了吧。

就像是十年前他從孤兒院把她領回來,這一次,他想丟了她。

“咔噠。”

“咔噠。”

空曠安靜的洗手間里響起皮鞋踩在地上的聲音,“溫小姐,出來吧,不要再躲了。”

溫以沫的身體縮了縮,恐懼和害怕緊緊的圍繞著她。

她的眼睛盯著地面上那道越來越近的影子。捏著磚頭的骨節因為用力而微微扭曲。

忽然。

“砰!”的一聲。

有人踹開了洗手間的門。

那人手上拿著刀子,冷冷的看著她。

“溫小姐,既然你不配合,我只好聽陸總的話要了你的命!”

話音一落。

那人握著刀猛地刺了過來。

溫以沫尖叫一聲,閉上眼睛舉著磚頭,朝他頭上砸了下去。

一聲悶哼。

男人倒地,鮮血緩緩的暈染開來。

溫以沫身體一軟,跪倒在地上,拼命的堵住他頭上的傷口。

可是越堵,血流的越急。

最后她崩潰的撐起身體,踉踉蹌蹌的跑了出去,“我了,我了…”

整整一 夜。

陸宅燈火通明,陸湛站在路口的寒風中等著。

路燈將他的身影拉的很長,略顯寂寥。

以往他每次下班回家,隔著老遠就會看見那個丫頭站在路邊發呆等他。

只要看見車燈亮起,那丫頭的眼睛也就亮了起來。

那時,他從車上下來看見的她,總是雀躍的,開心的,嘰嘰喳喳的挽著他的手臂好像總有說不完的話題。

現在她不在身邊了,他的心好像突然空了一片。

溫以沫!

到底在哪里!

助理李然匆匆忙忙的小跑過來,“陸總,有了。”

“在哪?”

“網絡上正流傳著一段,有人在明珠大廈五十四層頂樓要跳樓自殺。”

“嗯?”

“那人,看樣子是…小姐。”

陸湛臉色一變,“她找死么?還愣著干什么,備車。”

溫以沫恍恍惚惚的站在樓頂,頭發凌亂的飛舞在半空中。

她雙目無神的看著遠處,一步步的走向樓房邊緣,口里呢喃著:“我了,小叔也不要了,他不要我了…”

“溫以沫,你給我站住!”

陸湛看見渾身是血的溫以沫,心都差點跳出來了。

“你要是敢往前面走一步,我弄死你信不信。”

溫以沫機械的轉過頭來,看見陸湛,嘴角扯起一抹脆弱的笑,“小叔,你親自來抓我了是么?可是我不想陪老頭子睡覺。我不想的…”

“你在胡說八道什么,過來,把手給我。”

陸湛慢慢的靠近溫以沫,這才發現她手上還握著一把刀。

他身體僵直的繃著,連大氣都不敢出。

只能一點點的伸出手,生怕刺激到了溫以沫,“沫沫,乖,過來,聽話。”

溫以沫仿佛沒聽見陸湛的聲音一般,喃喃道:“小叔,對不起,我不該喜歡你。我不該煩你,我知道你嫌棄我了。求求你,不要趕我走,不要把我送給別人求求你。”

“沫沫,站住,別退了,乖。我不會趕你走的,我答應過你會一輩子照顧你的。”

溫以沫像一直了的小獸。

著急的:“真的嗎?你不嫌我煩嗎?”

“不嫌。手給我。”

“你舍不得我死對嗎?小叔…”

“是,我舍不得。來,手給我,乖。”

溫以沫緩緩的伸出手,就在她快要觸碰到陸湛的手掌時。

蘇染沖了出來,喊道:“以沫,你千萬別做傻事,你的胸膛里裝的可是夏情的心。”

溫以沫一僵。

猛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她忽然笑了。

笑著笑著淚流滿面。

對,他舍不得她死,因為他愛的那個人的心還在她的身體里。

她怎么還天真的以為他是為了她呢。

“小叔,你把我帶回陸家,是因為我這顆心對不對。”

陸湛愣了一秒。

剛開始他的確是因為這個原因,可是后來…他對她有了不一樣的感情。

只是…

看著陸湛的神情,溫以沫凄然的閉上了眼睛。

當她再次睜開時,眼里只剩下一片死寂般的平靜。

“好,如果是因為這顆心,我現在就還給你。”

“欠你的,我都還給你!”

說完這句話。

溫以沫抓著刀子,狠狠的對著自己心臟的地方扎了下去。

尖銳的刀子埋入她的身體,疼痛伴著鮮血染紅了一切。

溫以沫一晃。

身體如同破碎的殘蝶,從五十四層高樓跌了下去…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