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靈異 > 我在陽間還陰債

更新時間:2019-08-15 14:35:20

我在陽間還陰債 已完結

我在陽間還陰債

來源:暴風看書 作者:小小琦哥哥 分類:靈異 主角:李初九孫芳

完整版小說《我在陽間還陰債》是小小琦哥哥所編寫的靈異鬼怪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初九孫芳,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二十年前,我爹突然暴斃,尸身不翼而飛,他的腦袋被縫在了一具女尸的脖子上,十八年后,我娘持刀殺人最后自殺,留下了無依無靠的我,直到三年后,一個男人找上了我…...展開

本書標簽: 異世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我在陽間還陰債 第五章:血肉化骨養陰蟲 免費試讀

陳寡婦十分實在的連香爐都端了進來。

我從背包里拿出礦泉水,打開瓶蓋,用手指捏起一些香灰放在瓶蓋中,倒了一點水進去,用手指攪和成了泥。

用著香灰泥分別涂在了老王的眼皮上,最后我輕輕捂住了老王的雙眼,片刻之后老王安靜下來,躺回在了床上。

“這…”陳寡婦哪里見過這樣的事情,平日里老王都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她為了防止老王咬舌自盡,就用紅布塞住他的嘴巴,一直等他累了這才作罷。

我拿出老王口中的紅布,隨手點上了一根煙。

抽了一口之后,我微微掀開了老王身上的被子。

我卻看見老王一雙腳掌上,已經沒有了一絲血肉,只剩下白的滲人的骨頭,上面還有零零散散幾只白色的蛆蟲。

繼續往上看,他的身上也有了開始腐爛的跡象,如果不是今天被我發現,最多一個月,便會死于非命。

我問陳寡婦家中有沒有鑷子,她說有,我讓她拿一個給我。

她很想問我要干什么,可是并未開口,她只是覺得此時站在她面前的我,變得有些陌生,好像我再也不是以前那個見到她就想要吃糖的李初九了。

不過確實,三年間,我已經變了,我是李初九,可我也不是李初九了。

我收我鑷子,掀開了老王的上衣,將他身體上那些不知名的草藥給掃去之后,發現他的肚子上起了一個大膿瘡。

我嘴里叼著香煙,煙往上飄,熏的我眼淚都快出來了,可我沒有辦法,這屋里的味太難聞了。

我眨了眨眼睛,搓了搓手指,也不嫌棄臟,直接一手記住了膿瘡,另一只手拿著鑷子,就在里面夾。

一般正常人如果被這樣擠著身上的膿瘡,鐵定會叫喚,可此時的老王十分安靜。

我在夾了半天,終于感覺到了夾中東西,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往外一拉。

一條大約十公分,比香煙細上一些的蛆蟲被我夾了出來!

“這是什么!”陳寡婦見狀,大驚失色的叫喊了起來,后退好幾步。

我松了一口氣,將那蛆蟲拿進一看,好家伙,肥肥胖胖的!

我用鑷子夾斷了這蛆蟲之后就放進了礦泉水的瓶子里:“血肉化骨養陰蟲,好歹毒的手段。”

“初九,你說什么?”

當我從老王肚子上那片膿皰夾出蛆蟲的那一刻,我就知道,為什么醫院里治不好這種怪病了,開始我只是懷疑,現在我已經能確定了。

在《陰陽全術天字篇》中,有這樣一段。

“人之精氣血肉,乃溫床也,可養天下午千萬邪物。”

就好比僵尸喜歡吸血,好比妖怪,喜歡吃人肉和內臟。

說的通俗一點,活人的血肉當中,含有大量天地靈氣,妖邪之輩如若食其肉飲其血,可對自身有益。

更有一些心術不正之人,已人的肉身來滋養一些邪物,就好比剛剛我從老王身體里夾出來的蛆蟲,又名陰蟲。

想要養著陰蟲,方法只有一個,將陰蟲的種子種在活人的身上,一個種子,可以生出千百條陰蟲,可只有一條能活下來。

這雖然陰蟲本身沒有毒性,也害不了人,但是這種蟲子,可是用來施邪法的引子,沒有陰蟲邪法不成。

看著眼前的陰蟲,我想到了當初醉鬼劉從我尸體當中夾出了亂陰蠱。

這陰蟲的種子不可能自己鉆進人的身體,肯定有人想要用整個陽溝村來作為滋養陰蟲的溫床,這個人會不會和給我娘下了亂陰蠱的是同一個人?

無數的念頭從我的腦海中閃過。

“初九,你…你是不是知道老王這是怎么了?他還有沒有救。”

我扭頭看了一眼陳寡婦,深嘆一口氣,讓她出來再說。

陳寡婦很珍惜老王,在出來之前,還給他蓋好了被子。

“陳姨,老王不是病了,是被人害了,具體是什么,我說出來你也不會懂,你告訴我,你說村子里的人有很多都變的和老王一樣,是不是癥狀都一樣。”

陳寡婦點了點頭,我繼續說道:“這樣,我告訴你治好這玩意的方法,我就不出面了,你告訴其他村名就行。”

陳寡婦拼命的對著我點頭,紅著雙眼,她抓著我的手,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我所知道的,我所會的,都是從《陰陽全術天字篇》中學來的,有沒有用,我不確定,畢竟我一次都沒有實踐過,這還是我的第一次。

不過從剛剛用香灰來讓老王平靜下來,這玩意似乎挺有用的。

“您去弄些石灰,還有鍋灰,再弄一些朱砂,將這三種東西用水絞合在一塊,每天三次涂抹在他們身上已經起膿瘡的地方,另外我會給你開個藥方,按照我給你的比例,也是一天三次煎藥給他喝下去,如果他不喝或者掙扎的話,按照剛剛我的方法,讓他安靜下來就行,三天后,膿瘡便會消除,七天便可恢復,只不過那些已經白骨化的地方,我就真的沒有辦法了,我不可能白骨生肉。”

我苦笑著看向了陳寡婦:“另外,告訴那些家中有老王這樣病癥的人的家人,讓他們找到病人身體上最大的一處膿瘡,用鑷子給那蟲子夾出來,就放在水中浸泡,七天之后,也就是他們能說話能下床之后,和那蟲子一起,讓他們吃下去,就可以完全康復,不會落下病根。”

陳寡婦聽的驚奇,連連點頭,也顧不上招呼我和張松海,連忙按照我說的去做了。

張松海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沒有開口說話,他只是看著我和陳寡婦兩人。

“你在看什么?”

張松海搖搖頭,笑了一聲,說道:“鍋灰我不知道,最起碼也會不干凈感染少傷口,那石灰更會燒傷人的皮膚,至于朱砂,有毒的難道你不知道嗎?”

“呢?你想表達什么?”

張松海嘆了一口氣說道:“用這些東西的混合物涂抹在人身上,真的可以治病?我覺得他們身上是有一種罕見的寄生蟲,這邊治不了不代表別的地方治不了。”

想不到張松海還對這種事情感興趣。

“你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是你說的法子,有點匪夷所思。”

張松海是喝過洋墨水的人,自然會有看法。

“我們打個賭,如果七天之后他們都好了,你會怎么樣。”

“那如果不好呢?”張松海伸出了手掌:“我們賭五百塊錢的。”

“沒問題。”

張松海對著我笑了笑,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包九五之尊,遞給了我一根。

接過后,我樂呵呵的一笑:“喲呵,我還以為張先生你不抽煙。”

“偶爾。”張松海點上一根香煙之后看著我說道:“找我弟弟尸首的尸體,你有什么打算。”

我吐出一口青煙:“順藤摸瓜吧,說真的,我要是現在隨便找一具白骨化的尸體,說是你弟弟,你說你是信還是不信?”

“自然不信。”

“那就對了,還是那句話,你弟弟尸體的消失,我覺得可能不是簡單的偷尸那么簡單,包括他的死。”

張松海瞇著雙眼看向了我:“你好像對我弟弟的死,很感興趣,你也是陽溝村的人,我聽說,當年殺了我弟弟的那個婦女,還有一個十八歲的兒子,我之前也打聽過,說是三年前就搬走了,再也沒有回來過,算算歲數,也二十一了,你今年多大。”

一聽此話,我臉色一變,我心里琢摸著到底要不要告訴他,如果告訴他,那后面他又會做什么。

正在我舉棋不定之時,陳寡婦回來了,她帶了救治老王的東西。

原本我想搭把手,可是陳寡婦不讓我幫忙,說是臟,她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了。

這一天,我和張松海哪里都沒有去,就待在了陳寡婦的家中,晚上陳寡婦做了一桌子飯菜。

“初九,你離開了三年,你在外面過的怎么樣?怎么都不回來看看。”

一聽這話,我明顯感覺到張松海愣了一下,不過他轉眼就恢復了正常,自顧吃著飯菜。

我尷尬的一笑:“還行,一直跟著師父學一些東西,這次回來,是辦事的。”為了盡快轉移話題我繼續:“陳姨,你說這一個村的人都染上了這樣的東西,他們之前是不是都吃過什么?喝過什么?還是說有什么共同點?”

陳寡婦搖搖頭:“這吃吃喝喝的,我們每天都一起,不過有一點,好像得這怪病的都是男人。”陳寡婦突然一拍大腿:“對了,好像一切都是從那一次事情開始。”

我只是隨口一問,沒想到還真有什么東西。

陳寡婦告訴我們,一個月前,村里突然來了一個人,這個人很有錢,承包下了村后面的一塊山頭,說是要什么帶領大家種什么,什么,大家一起發家致富,他還聘請了村里不少人跟著他一起干,當時老王沒工作,眼瞅著還能賺錢,就去了,可是沒幾天,就覺得自己有些不對勁,一直到現在這樣。

“那這個承包人呢?”

“沒有,那山頭的事情好像已經停了,大家都這樣了,他也不來看一眼。”陳寡婦好像想到了什么:“初九,你說會不會是那個承包人在害人!”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