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靈異 > 玄門鬼醫

更新時間:2019-08-15 13:21:12

玄門鬼醫 連載中

玄門鬼醫

來源:暴風看書 作者:浪仔 分類:靈異 主角:婁恒嬌嬌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玄門鬼醫》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浪仔寫的一本靈異類型的小說,下面小編為大家帶來的是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免費閱讀章節內容,想要看這本小說的網友不要錯過哦。鬼醫,專門行走黑夜中,專門醫治罕見的疑難雜癥,一個世代行醫的鬼醫,從自幼青梅竹馬的女友怪異慘死開始,走上了這條神秘的不歸路。 鬼醫醫治的,真的是罕有的疑難雜癥嗎?真的是在治病救人嗎?事情遠沒有想象的那...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玄門鬼醫 第四章 送信 免費試讀

“她!她死了!”一時間,我完全愣神,本來已經放松的心情頓時又陷入了一片難以言語的復雜和震驚中。

昨晚夢里那條能說人話的狗,它說的噩耗,竟然變成了事實!

“她在哪兒?她怎么死的!”

奶奶朝旁邊的屋子看了一眼,我來不及多說什么,幾步就跑了過去。

死寂的老屋收拾的凈凈,嫂子就在房梁上吊著。可能昨晚在我睡著的時候,她已經悄悄的吊死在這兒,奶奶大早過來的時候,嫂子死透了。

我匆忙把嫂子從房梁上放下來,她的身子僵了,冷的像一大塊冰。連著幾天,我的情緒都不穩定,望著嫂子冰涼的尸體,整個人如同要崩潰一樣,說不出一句話,做不出一個動作,只有兩只手在不停的發抖。

她就這么死了,沒有一點征兆。我把她輕輕放在床上,吊死的人死相都難看,可我看著她,只是覺得說不出來的疼痛,還有難受。

或許,沒有人能理解我現在的心情,不知不覺間,我的眼眶濕潤了,幾滴眼淚在眼眶里打轉。

“恒子,恒子…起來吧。”奶奶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到我身后,想把我拉起來:“人死了,你把眼淚哭干也沒有用…”

我轉頭望著奶奶,我和嫂子從小一塊兒長大,她的脾氣我清楚,看上去軟綿綿的棉花一樣,其實是個很有韌勁的人。奶奶逼著她借種,給我哥留個香火,嫂子做不出這樣的事,又不愿意違逆奶奶的意思,她只能死。

奶奶這么做,是為了我哥著想,我是個小輩兒,沒有指責奶奶的權利,可是要不是借種這件事,嫂子怎么會自己把自己送上絕路?我怪不得奶奶,也怨不得她,心里的疼和怒,全都化成了一汪苦水。

奶奶在村里的許木匠那兒買了口棺材,當天下午,嫂子就被收殮了。按照我們老家的風俗,死者下葬之前,要過頭七,但嫂子是上吊自殺的,奶奶不想讓同村人知道那么多,不等頭七,第二天就把嫂子葬了。

這一兩天時間,我幫忙料理嫂子的喪事,跟誰都不多說一句話。我不敢明著說,可是心里對奶奶充斥著諸多不滿。

然而,就這么一兩天的功夫,奶奶衰老了很多。看著她一臉細密的皺紋,還有花白的頭發,我也實在怨不起來。不管怎么說,她還是替婁家做打算,這么多年,是奶奶在操持婁家的事務,把伯伯和父親拉扯長大。

嫂子的喪事一辦完,奶奶跟我說,她不想在旗河住了,現在天氣也漸漸轉冷,她想到南寧二伯家里住一段日子。

當天,奶奶收拾了些行李,本來,我是想把她送到二伯家的。但奶奶不讓,無奈,送她到鄉里之后,她坐車走了。

一個人回旗河的路上,我還是覺得腦子里又亂又煩,只要眨眨眼,腦海里浮現的,全都是嫂子那張難以忘卻的臉。

回到家,我覺得有點不舒服,來回那么遠的路,走的一身汗,路上可能又受了風,初開始還不要緊,沒多久,就感覺頭重腳輕,一個勁兒的出虛汗。我自己弄了點藥,熬了一碗,趁熱喝下去,鉆進被窩捂汗。

我沒想到這場病來的這么快,又這么猛,喝下的藥沒有什么效果,鉆進被窩以后,體溫急劇升高,最后渾身上下燙的火爐似的,腦子也燒糊涂了。但是家里又沒有別的人,只能自己挺著。

就這樣暈乎乎的在屋里躺了好幾個鐘頭,已經到了夜里十一二點。發高燒很難受,頭暈的厲害,卻又睡不踏實,恍恍惚惚半夢半醒。

當當當…

我這邊暈暈乎乎的躺著,突然聽見有人在外面敲門。敲門聲很慢,也很輕,我燒的天昏地暗,連動都不想動,在床上勉強睜開眼,有氣無力的朝外面:“誰?”

“我,許木匠。”外面的人聽到回應,停止了敲門,隔著房門回了一句。

“許叔。”我沒力氣,一條胳膊撐著身子坐起來,說:“這么晚了,有什么事?”

“有點事。”許木匠在門外頓了頓:“你…你嫂子給你留了點東西,我給你帶來了…”

“什么!”我猛的一激靈,這兩天情緒不穩,又忙著喪事,如果不是這時候許木匠提醒了一句,我差點就把嫂子臨死之前那個晚上做的夢給忘記了。

我記得很清楚,嫂子在夢里說過,有的話,她不說,給我留了點東西,讓我自己看。

“許叔,你等等。”我一聽這個,也顧不上頭暈眼花,一邊起床,一邊說道:“我給你開門,進來說。”

“不了不了。”許木匠趕緊在外面說:“我就是送東西,沒有別的事,你歇著吧,東西我給你放門口了,歇著吧…”

許木匠一邊說,一邊走,等我踉蹌著起身打開屋門的時候,他已經不見了。我低頭看了看,門外的地上,放著一只空白的信封。

這個事情,有點奇怪,之前嫂子懷身孕,肯定不能在村里露面,否則會被唾沫淹死,好幾個月時間,她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直到前兩天身亡。

想到這兒,我的頭皮就麻了,她怎么可能委托許木匠給我轉交東西?村里的許木匠平時打制家具和棺材,旗河村里沒有專門的陰陽先生,誰家死了人,托許木匠打棺材,許木匠送貨上門,而且會幫著收殮尸體。

也就是說,許木匠如果能接觸到嫂子,那么肯定也是在嫂子身亡之后。

我撿起地上的信封,輕的,但里面明顯裝著什么東西。我拆了信封,里面有張照片,當我看到這張照片的同時,頭頂就像劈下來一道閃電。

一張老照片,保存在婁家的老照片,我曾經見過它。那是很多年以前,爺爺奶奶受人之托,到崇左給人看病時的留影。

老照片里,是廣袤的十萬大山深處,爺爺奶奶當時還年輕,并肩而立,他們身后,隱隱約約有個很小的村子,村子里都是那種一米來高的房子,如果再看的認真仔細一些,就會發現照片背景的細節里,讓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拿著這張老照片,我震驚到了極點,當年我還不懂事,無意中從老院翻出這張照片,看了以后覺得很嚇人,奶奶心疼我,說是把這張照片給燒掉了。

這事兒太詭異了,已經燒掉的老照片,嫂子說留給我,又由許木匠給送了過來?

事情猛然看上去,的確不可思議,但是我靜下心來仔細的琢磨了一下,就感覺其中的枝節安排的很周密。嫂子要給我留東西,不會丟在家里,因為奶奶會發現,許木匠送東西的時間也拿捏的非常好,奶奶前腳到南寧去,他后腳就把照片給送了過來,很明顯,這是要避開奶奶。

我頭上的汗水一層接著一層的朝下流,越想越覺得疑惑,實在是坐不住了,飛快的穿好衣服,一走出門,就覺得腦袋重的有一萬斤,腳步虛浮。可是心里裝著這么重要的事,我強打精神,穿過村子,徑直就奔許木匠家里去了。

我得找許木匠問個清楚,至少得問明白,嫂子是怎么把這張原本屬于婁家的老照片委托他轉交給我的。

這個時間,村里家家戶戶都睡熟了,不過我走到許木匠附近,就看到他家里隱約還亮著燈,許木匠剛從我這兒回去,應該還沒睡。

我到許木匠家敲門,很快,門就開了。開門的是許木匠的老婆,一個很本分的農村婦女。

“恒子…”

“嬸子,你還沒睡呢。”我咳嗽了兩聲,問她:“許叔在家呢吧?剛才他找我說了點事兒,我有點糊涂,來找他問問。”

我覺得自己這么說沒什么問題,挺正常的,但是萬萬沒想到,話一出口,許嬸的眼圈就紅了。

“恒子,咱不作興這樣。”許嬸說著話,紅眼圈里的眼淚啪嗒啪嗒的就朝下掉:“俺們家里都這樣了,你還來搗亂,是成心的不!”

“許嬸,我沒那個意思…”

“恒子!你說什么來著!你說我家男人剛才找你說了點事,是不是!”許嬸越說越激動,最后竟然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淚:“我家男人今兒個下午就死了,他怎么找的你?怎么找的你?”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