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都市 > 在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天天吵架

更新時間:2019-08-15 08:14:08

在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天天吵架 已完結

在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天天吵架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阿刀 分類:都市 主角:陳默蔣晴蘇彩

熱門小說《在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天天吵架》由阿刀所編寫的都市言情類小說,主角陳默蔣晴蘇彩,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原生家庭的傷害有多大,或是自卑懦弱,毫無自信;或是暴力成性,鋃鐺入獄;亦或撕裂婚姻,妻離子散;無數次痛徹心扉的感悟后,有的人,用一生來治愈童年;有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展開

本書標簽: 宮廷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在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天天吵架 第8章 陌生姐姐的 免費試讀

警察抓人扣車,父親和全都傻眼了,母親躺在地上撒潑耍賴,幾個人販子叫·囂自己沒罪,憑什么抓人。

那一刻,所有的辯解都是蒼白的;領頭的警官只有一句:有什么話,到了局里再說!

下午我們去了乳城市江北分局,作為被害者,警察對我頗為照顧;我父母和的身份沒弄清,被單獨關在了一個屋子里;那些人販子,直接被拉到了審訊室。

兩個警察在辦公室,給我錄了口供;我有一說一,把父母家人,怎么坑害我的經過,完完整整口述了一遍;但最后,我還是心軟,還是念及骨肉親情,沒把當年,他們坑我入獄的事說出來。

傅曾教育我,“話說九分滿,做人留一線”有的時候太趕緊殺絕,未必是件好事,尤其對自己的家人。

錄完口供后,我本來是可以走的;但作為當事人,需要隨叫隨到,而我在乳城又沒有住處;后來警察在局里,給我安排了一間宿舍,讓我暫時先住著,不出兩天,案子就能審出來,那時再走也不遲。

再后來我父母和怎么樣,我就完全不知道了,但我對他們,已經仁至義盡了!

那晚躺在宿舍里,我拿著的手機,先是翻看了手機相冊;里面有他和女朋友的照片,顯然的,那個女孩長得還行,但絕不是漂亮姐姐,這件事得到證實,我才徹底安心。

出獄時我就告訴自己,將來一定要完成兩件大事;第一,就是幫傅翻案,讓他重獲自由;第二,就是找到漂亮姐姐,好好報答她。

而父母和,我本沒想著報復他們,是他們對我心懷不軌,才發生了之前的小插曲。

電話接通后,過了好半天,那頭才傳來一個陌生、冰冷,但卻很動聽的女人聲音:您好,哪位?

“傅?哪個傅,你又是誰?”她的聲音依舊冷漠,還夾雜著疑惑。

“我叫陳默,之前是在東關,認識的傅,他40歲出頭,很博學......”

她立刻打斷我:知道了,你人在哪兒?如果需要幫助的話,我現在就派人去接你。

我趕緊說:不需要幫助!我只是想跟你確認一件事,傅是不是被冤枉的?關于他的事,您知道多少?我現在需要了解事情的始末。

“你想干什么?”她冷聲問。

“替傅翻案!”

“他讓你這么做的?”

“沒有,他不讓我摻和這件事。”我說。

“那就聽他的,不要摻和!還有別的事嗎?”她又問。

可這個叫蔣晴的女人,竟然冷的跟塊冰一樣,油鹽不進,只是淡漠地問我:還有別的事嗎?如果缺錢,或者其它的,你可以跟我開口。

“你和傅,到底什么關系?”我繼續又問。

“沒別的事,那我掛了。”她可真行,什么事都不告訴我。

我立刻說:好好,你先別掛!我確實有件事想找人幫忙!

她言簡意賅:說。

我就說,想讓她幫我找個人。

她語速極快道:名字、年齡、個人信息,有她的照片嗎?

我愣了半晌,忽然間才發現,我竟然對漂亮姐姐的事,一無所知......

后來我絮絮叨叨,跟她形容了一下事情的經過,還有漂亮姐姐的長相。

電話那頭,沉默了半天,她才深吸一口氣道:你是讓我幫你,找一個六年前,你暗戀的一個姑娘?而且你對她一無所知,是這樣嗎?

“可…可以這么說吧。”提到暗戀她,我竟不自覺地臉紅了。

“傅怎么會教出你這么無聊的學生?你不會是冒牌的吧?”她的語氣倒是不冷了,卻帶著滿滿的嘲笑。

“你不懂!她之前救過我的命,所以無論如何,我得報答她!”攥著電話,我無比激動道。

她冷聲說:那就告訴我點有用的信息,光夸她漂亮可不行。

我趕緊想了一下說:她家住萊縣縣城,當時應該在一中就讀,08年高中畢業,考了咱們省經貿大學;應該…應該就是這樣......

“我盡力吧!”說完,她直接把電話掛了。

那時候,我是沒對蔣晴,抱有任何希望的;畢竟僅憑這點信息,想找到一個人太難了;可結果沒想到,才兩天時間,她就給我回了電話。

兩天后,幾個警官來到宿舍,跟我說了一下案情的進展;我的父母,包括那幾個人販子,基本該交代的都交代了;與我之前錄的口供,完全一致。

這起案件因為涉嫌欺詐和人口,尤其領頭的人販子,還是慣犯,曾流竄各省作案,與很多失蹤人口有關;因此所有涉案人員,都要上法庭審理。

“那我父母,尤其我媽,會被判嗎?”雖然我恨他們,但到底還是家人,尤其我的母親,這些年對我無功也無過吧,所以我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收了他們的房子,拿了我哥的畢業證件,就已經斷掉了他們后路,我心里的怨氣也解了。

警官拍著我肩膀說:成年人口,原則上不構成犯罪,但這里面有欺詐和強迫嫌疑,具體怎么判,還是要經審理。

他正說著,我電話就響了;警官朝我揮了揮手,示意我隨時可以離開。

將他們送走后,我接起電話,是蔣晴打來的。

“人我已經找到了,但是不是你說的那個,我不太確定。”她的口氣依舊冷冷的。

“真的?她叫什么名字?”我當時激動地差點蹦起來。

“叫蘇彩,08年確實從萊縣一中畢業,而且那年,只有一個學生報考了經貿大學。”

我開心地撓著頭,原地轉著圈說:是她,肯定就是她!

蔣晴接著又說:你別高興的太早,她報考的是省外的經貿大學,而且她家在乳城市,并非在萊縣;至于她怎么到萊縣念的書,到底是不是你要找的人,這個我不能確定。

姐姐,沒想到時隔多年,我還能找到你呀!

只是你,還認得我嗎?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