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夕衡傳

更新時間:2019-08-14 13:26:57

夕衡傳 連載中

夕衡傳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雙生橙子 分類:言情 主角:秦暮夜曲未晚

熱門小說《夕衡傳》是雙生橙子所編寫的古言風格的小說,主角秦暮夜曲未晚,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她是一國尊貴的公主,本該縱享安穩的人生,卻幾經波折,逃不開情這個字。他是大秦皇帝,他經歷苦難,所過的日子暗無天日,變得心狠手辣。曲未晚就像是一束光,照進心間,秦暮夜害怕失去,苦苦相逼,想要將她綁在身邊...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夕衡傳 夕衡傳第六十八章:識破 免費試讀

齊王妃用帕子擦著眼角的淚:“錦夕,你離開大秦,回良國去吧,我想良國的君主會善待你的,你也可以去著夕衡長公主,她最是厲害,傳聞她重情重義,定不會薄待你的,你如今在大秦牽扯到這么多事情,我怕齊王府什么時候就保不住你。”

曲未晚聞言有些好笑:“堂姐,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這世上我已經沒有多少個親人了,堂姐在這里,我又能去哪里?不若堂姐和我一同回良國看看吧?”

齊王妃擦干了眼淚,但眼眶還是紅紅的,她接過曲未晚給她遞過來的茶:“有時間我自然是會回去看的,但是現在王府有些事情,我又如何能走得開?但是錦夕你若是愿意,倒是可以帶著月兒和文兒去良國看看。”

曲未晚笑了笑,突然覺得她這表姐并非如表現出來的一樣對一切都一無所知,相反她心中可能什么都清楚,但是為了不讓齊王擔心,裝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如今情勢危急,事關兒女的安危,便露了端倪:“不著急,我還是等著堂姐一起走吧。”

齊王妃聞言苦笑了兩聲:“錦夕,你就莫要敷衍我,你就是不愿意走,我知道。”

曲未晚同樣無奈:“堂姐你就跟我走吧。”

齊王妃搖了搖頭:“王爺在這里,我又如何能走?你就莫要管我了,我只希望到時候你走的時候能不能將月兒與文兒帶上,我知道月兒對你有些偏見,但是她還小不懂事,希望你大人有大量。”

曲未晚心中突然覺得有些怪異,齊王妃為何要將秦攬月和秦海文托付給自己?畢竟顧錦夕同樣只是個孤女,莫非......

曲未晚看向齊王妃,第一次仔細打量,看著雖是多愁善感,可目光深處卻有一抹從容鎮定。曲未晚心中頓時啞然,枉她自詡看人準確,卻連身邊人都看走了眼,曲未晚笑了笑,目光之中多了一分疏離:“堂姐真是說笑了。”

齊王妃察覺到曲未晚的心思變化,神色一黯,也不再拐著彎子:“夕衡,但愿我能這樣叫你。”

曲未晚抿了一口茶,點了點頭:“自然可以,很抱歉這段時間騙了表姐你。”

齊王妃看著曲未晚苦笑一聲:“夕衡,莫不是你不是錦夕,就將我當成了外人?”

曲未晚笑了笑:“怎么會,表姐的母親是我嫡親的姑姑,不管是堂姐還是表姐,你都是我的親人。”

齊王妃搖了搖頭:“夕衡你何必要口是心非?我知道你在怪我騙了你,你以為我心思深沉,可我的所作所為,不是夕衡你希望的嗎?太多的人知道你的身份,對你而言多有不利。”

曲未晚聞言愣了愣,放下手中的茶盞,看著齊王妃沉默不語。

齊王妃笑了一下:“你剛來之時我是沒有發現的,不然也不可能撮合你與那李家二公子,后來你來找我道歉下棋時發現你的手臂上什么都沒有,那時候才想起來我那堂妹手臂上有一顆朱砂痣,錦夕是我看著出生的,我絕對不會記錯。你若是真的是錦夕,當日我不會同意你搬出王府,但你是夕衡,我攔不住你。”

曲未晚看著齊王妃,突然就笑了:“表姐真的不同我回良國嗎?”

齊王妃笑著搖了搖頭,臉上滿是堅定:“不去了,只要月兒和文兒無事,我就放心了,至于王爺,他無論做什么事情,我都支持他,生不同時死同穴。夕衡,總會有那么一個人,值得讓你為之賭上一切。”

曲未晚看著齊王妃,心神微震,心中想要反駁,可看著這樣的齊王妃,她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齊王妃看著有些愣怔的曲未晚,心中嘆息,天下都傳良國夕衡長公主是個舉世難尋的奇女子,謀略通天,可誰又想過她為此付出了多少艱辛:“夕衡,早些回去吧,我想你來大秦是來尋我的吧,我知你重情重義,但是我也有我的追求。你想要走,沒有人攔得住你。”

曲未晚看著齊王妃:“表姐,就像你說的,我也有我的堅持,此時此刻我又如何能離去?”

齊王妃最終嘆然離去,只是叮囑她萬事小心。

接下來幾天,曲未晚都在和無雙下棋,同時思考一個問題,會又那樣一個人嗎?為之賭上一切?猶記得當年十三,豆蔻年華,桃花樹下許下海誓山盟,她曾經以為那個人就是,可結果呢?她從尊貴的公主變成了逃亡的犯人,她帶著弟弟去找他,等來的卻是背叛,厭惡與欺辱。

一個個侍衛倒下,兩人才得以從他的魔爪之中逃離。往后的幾年里,午夜夢回,見到的都是那一張猙獰可怖的臉,妹妹因此夜不敢寐。

無雙見此拉了拉她的袖子,曲未晚看去,便看到一片真切的關心,對此曲未晚回以一笑苦澀亦有釋然。

秦暮夜站在門邊,就這樣癡了。

朱同看著秦暮夜,故意弄大了些聲音。曲未晚聞聲望去,便見到秦暮夜,他逆著光,尊貴又又一分難言的溫和,他身邊還跟著個與無雙差不多大的小孩,雖然穿著青色的錦袍,但看起來卻是怯生生的。

曲未晚見此皺起了眉頭,有些搞不懂秦暮夜在想些什么:“皇上親自前來是有何事?”

秦暮夜聞言沒有說話,而是輕輕的瞥了旁邊那小孩一眼,那小孩見此,連忙身體一哆嗦,微微畏畏縮縮的走到曲未晚面前。

曲未晚看著這小孩,有些不明所以。

那小孩遲疑的轉頭看了秦暮夜一眼,連忙回過頭來,看向曲未晚,小聲道:“顧......顧姐姐,你能教我下棋嗎?”

曲未晚聞言看向秦暮夜:“皇上,你這是什么意思?”

秦暮夜笑了笑,淡淡道:“上次過來,我見你挺喜歡小孩子的,便將這孩子帶了過來,也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

曲未晚聞言頓時無奈,輕輕搖了搖頭:“皇怕是誤會了,我確實喜歡小孩,但這也要分是誰不是?我與這孩子非親非故,我為何要喜歡他?”

秦暮夜聞言目光微沉,聲音亦變得沉悶起來,沒有之前的輕快:“那這小啞巴又和你有何關系?”秦暮夜看著無雙,心中已經醋意滔天,他還不至于小氣到容不下一個小啞巴,但是這小啞巴后面的人卻讓他無法忽視。

曲未晚看著無雙,秦暮夜一句小啞巴出口,他這些天來眼睛之中積聚的光彩頓時好似被風吹滅了一半,消散無形。曲未晚見此,心中升起了些薄怒:“可這與你也沒有關系。”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