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懸疑 > 渡異錄

更新時間:2019-07-04 17:19:58

渡異錄 連載中

渡異錄

來源:掌文 作者:未濟488045 分類:懸疑 主角:于蒙孫軍曲梅寒

主角是于蒙孫軍曲梅寒的小說是《渡異錄》,是作者未濟488045最新寫的一本懸疑推理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天地萬物,皆有其所。所謂天道,井然有序也。人為萬物之靈,得天地眷顧,常為異者所嫉,所忌。異者,神,仙,魔,怪,精,鬼者也。常思犯人之界。此為天道不容,違秩,違序也。我的職業,就是一名渡異師,專門就是處...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渡異錄 第十二章情況復雜 免費試讀

孫軍一下子被我噎住了,他跑腿賣嘴皮子絕對是一把好手,但說到真正解決問題,差得可不是一星半點。

我要是真的撒手不管,跟他對調一下工作,孫軍估計吐血的心都有。

“哼,什么人吶,還不差餓鬼呢,我可倒好,干著事還得受威脅。”孫軍的牢騷,基本上是可以無視的,這小子就是屬于老實馬,干活你去,有什么事情先收拾你,殺雞駭猴那個雞的角色。

“拉面館啊,我等你。”我和孫軍之間,也基本上是這個套路,用他的時候,飯菜準備好,我坐等。等我要出時候,什么雜七雜八的事兒,孫軍是絕對有眼力的。

孫軍跑去打探了,我則是到了單位旁邊的一個小拉面館,叫了一盤牛肉,兩大碗拉面還有兩瓶啤酒。

跟以往一樣,牛肉剛剛上桌,孫軍也就辦完事了。

不過,跟以往不一樣的是,孫軍并沒有打開啤酒給我倒上,而是坐在那里喘粗氣。

我心里升起了一股很不好的感覺,想了一下,打開了啤酒,給我倆的酒杯倒滿之后,端起酒杯跟他的酒杯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怎么回事?挺棘手的?”

孫軍伸手端起酒杯,也是一飲而盡,夾了兩塊牛肉吃下后,打個飽嗝說道:“咱兄弟的麻煩,有點大了。”

“能大到什么地步?”我心里是有點準備的,但孫軍的表情,還是讓我心中不安的感覺強烈了一些。

“青石河到山后王家一線道路建設,屬于家庭個人的土地產權,都已經說好了,而且都已經簽了補償協議。理論上,是不存在產權糾紛了。”

“別整那些沒用的,我想聽的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

“就一個地點,公路線要經過一個地方,插旗山。這個插旗山在山后王家和山后張家兩村之間,其中一部分是個墳塋地,葬著兩個村死去的人。本來跟這兩個村的人都已經商量好了,村民也都同意,將親人的墳遷到市里劃撥的公墓地段。但在幾個無主墳塋上,有爭議。”

插旗山這個名字,實際上是近幾十年才有的名字。

那個地方我回家的時候曾經路過,插旗山根本就不能叫做山,就是一個小丘陵鼓包,海拔也就兩百多米。

近代時候,據說山上曾經插過旗幟,所以在建國后地理勘驗的時候被定名為插旗山。

孫軍所說的墳塋地,我也有印象,距離目前還未改建的公路有五公里的直線距離。

按照新的公路改建規劃,新公路整體向西平移六公里,這樣,正好能夠避開一些比較復雜的低洼地質條件的施工地段。

雖然走插旗山需要開山,但比通過復雜地段的施工,能節省不少成本。

目前,產生爭議的地方,就在插旗山上的幾座無主孤墳。

按照常理說,無主孤墳,誰也不會去管。可偏偏兩個村的村民還有商,因為幾個孤墳產生了巨大的分歧。

聽到這里我聽不下去了:“那關咱們所什么屁事?是當地村民的親屬,那沒辦法,必須要征得親屬同意。如果沒有歸屬權的糾紛,劃歸國家統一,咱們只要發證就行了,嘰嘰歪歪干什么?”

孫軍一咧嘴道:“誰說不是呢?可村民不講那個啊,已經談得好好的,卻忽然變了臉,說插旗山上的墳塋地,歸他們所有,自己家的親人墳墓,可以遷,但那幾個無主孤墳,不許遷。”

這個要求,簡直是匪夷所思。

我想了一下:“是不是因為錢的事情?”

這年頭,拆遷想著狠撈一筆的人大有人在,除了這個理由,我想不出能有什么別的理由來。

孫軍神秘道:“要不說這事邪門呢,商已經同意加錢了,可村民就是不愿意,你修公路可以,我們也不要錢,但一定要保留那幾個無主墳塋。而且要簽署新的合同,對保留無主墳塋進行約束。”

我明白了,怪不得這件事情必須要土地部門出面呢,整件事情,相關部門看似誰都有管轄權,但最后還是要落實到土地所有權上。

明晰了土地所有權,就可以按照法律法規來執行了。

土地所有權歸村民,那就必須要征得村民同意。而要是歸國家的話,那村民就無權干涉。

法律規定倒是十分清晰,可具體到實踐當中,就很難界定。華夏農村,房屋,農田,還有相應生活配套資源,有屬于村民個人的,有屬于村民集體性質的,都有相應的法律條文相對應。

村民家庭住房,是最明確的產權歸屬,雖然宅基地是村集體所有,但只要有人在,住房所有人是絕對擁有產權的。

農田,口糧地是屬于家庭個人的,因為這是農民生活的基本保障,國家也是絕對保護的。但分得的口糧地之外的農田,就是村集體所有的。

生活配套設施,包括生老病死,都要劃撥出專屬的區域以滿足需求。

墳塋地就是其中之一。

按照歸屬權劃分,墳塋地應該是屬于村民集體所有,只要征得村民委員會一定比例的成員同意就能夠處置。

關鍵的問題就是,國家只規定了這些地方屬于村民所有,而沒有規定具體的大小,那么,兩個村的村民只要統一口徑說那個地方就是村所屬墳塋地,就只能歸村民集體所有。要取得土地使用權,就必須要征得兩個村的村民委員會的同意。

頭疼啊頭疼,按照我的經驗,這樣的事情就只能是無休止扯皮,已經扯到這個地步,就只能是兩種可能,或者是開放商讓步,或者是村民讓步。

“軍啊,村民為什么要保留那幾個無主墳塋,有什么說法么?”

“當然有說法了,村民說是那墳里埋葬的是將軍,煞氣重,要是動了墳,會影響到他們未來的生活。”

我一翻白眼,這事兒更麻煩了。別的都好說,但牽扯到此類事情,根本就沒法談。

孫軍還想介紹情況,我一擺手:“別說了,你說的這些,已經夠我煩的了,再說今晚我恐怕都沒法睡了。”

我和孫軍都知道攤上的事太麻煩了,因而也都懶得說了。

吃,直接回宿舍休息。

這么多天,總算是睡了個好覺。但清早起來,想想要去做的事情,頓時頭大無比。

再怎么頭疼,要做的事情還是要去做的。單位安排的工作,其實跟炸碉堡沒什么區別,扛著炸藥包上就行了。

我和孫軍,很有幸坐上了單位派車,先趕到所屬區域的口子鎮駐地。公路建設綜合辦公室,就在這里。

綜合辦公室主任,是由口子鎮鎮長榮偉聲兼任的。一看到我,這位主任就像是見了救星一樣,馬上把辦公室里的人員全部叫來,告訴大家,這位就是市里派來的專門解決難題的領導,讓大家熱烈歡迎。

綜合辦公室的人雖然都是熱烈鼓掌,但我看得出來,各種表情是很不一樣的。有的如釋重負,有的則是懷疑,還有幾個是幸災樂禍的神情。

榮偉聲握著我的手,叨叨叨說了一頓外交辭令,借口自己還有別的工作,揮手叫過來一個叫張碩前的辦事員,給我介紹,他是山后張家村的人,有什么事情可以問他,就溜之大吉了。

其他的人都跟我禮貌性客氣一下,推說有別的事情,眨眼間就把我晾在那里了。

我看看這個張碩前,能有四十上下年紀,穿著打扮,有點城里人的味道,但那張臉和那雙手,卻是留下了深深的干農活的痕跡。

這人很明顯跟我是一路人,前進路上的趟雷手。重活,臟活,累活,全都是被包干的。

我沒時間感慨,更沒時間抱怨綜合辦公室給我分了這么一個人。

恰恰相反,這樣的人最熟悉情況,不管他辦事怎么樣,他知道的是我最迫切需要了解的。

“張師傅,能給我介紹一下具體情況么?”我需要趕緊進入到工作中,事情能不能解決再說,最起碼態度要積極。

“領導,現在最麻煩的不是村民那里了,而是商鬧幺蛾子了,他認為成本有些過高了,需要一定的補償。”

我聞言一愕,這可是孫軍所沒有打探到的啊。

“張師傅,不是說村民要保留幾處孤墳么?怎么現在成了商要價了?”

“咳,領導,這里面的事兒多著呢,外面的傳言是傳言,實際上…”說到這里,張碩前看看左右,確信無人之后,壓低聲音道:“商要價不過是個借口,實際上,那塊墳地鬧鬼。”

我一下子如墜霧里,從昨晚到今早,聽到的說法已經有多個版本了,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孫軍,怎么回事?你可真行,難道昨天你打聽的,都是小道?”

孫軍也納悶了:“蒙子,你可別冤枉我,我可是從分管領導那里得來的,不信,咱們回去可以對質!”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