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軍事 > 爆笑艦炮手

更新時間:2019-07-02 16:46:02

爆笑艦炮手 已完結

爆笑艦炮手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毛三百 分類:軍事 主角:胖子

《爆笑艦炮手》講述了胖子之間的愛情故事,小說情節精妙絕倫,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我來了以后,我的兄弟們告訴我:船上的肉明顯不夠吃了。120來的次數明顯變多了。干活時間明顯變長了。心臟承受能力明顯增強了。臉皮明顯變厚了。船上發的飲料不見蹤影了。甚至連老鼠都不光顧我們班了。講道理,這...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爆笑艦炮手 第十九章 保潔工毛三百上線 免費試讀

第十九章

就這樣我們剛來到新兵營,我就和武僧做起了‘保潔’哦,不對,應該叫保糞才對。

‘黃金流’流量還是小了很多,流到一樓已經是很勉強了,也就這樣算結束了。然而斷裂的鐵管卻沒有人來維修,因為滿地都是糞,誰都不會來。

于是我和武僧就擔負起了清潔,直到這里所有的清理完畢,味道散盡大家才會回來。

清理好弄,但是味道卻不是特別好弄。我和武僧花了一天的時間把樓道里面所有的都解決了,就把所有的窗戶、電風扇打開不斷地通風。

除味一共花了一周的時間,我們五隊所有的男兵都在六隊居住,至于女兵那里,一周沒有開窗戶。哪怕再熱,她們也都死咬著不開窗。

另外我們的五隊的樓前,也沒有任何人會經過。大家寧愿繞路,也不會直接從樓前走過。

雖然我的當兵生涯意外不斷,但是部隊還是有些部隊的原則的。比如說大家去六隊住,一些原則問題還是要遵守的。

可能你們會問我,為什么我們住在六隊也沒有關系,那么六隊的兵呢?在這里和大家解釋一下,至少士官是八月份征兵入伍,而義務兵則是十二月份才來。所以在義務兵到達之前,訓練單位里面只有幾個老士官,還有就是我們這種特殊的兵種。

就算住在六隊,大家疊的是陸軍內務,內務的整潔還是要維持的。比如說鋪面平整和方被子都是必須的,另外因為除了我們五隊的區隊長以外,還有六隊的區隊長連帶教學,所以我們的要求就額外的高。

有一些制度是新兵營并沒有的,那就是白床單的絕對平整。

講道理,床單絕對平整是不可能的。但是部隊就是這樣一個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地方。這些區隊長居然想出了一個辦法,用圖釘把床單沿著床沿定住,讓鋪面平整的找不到一絲折痕。

不過這個方案沒有持續多久就被迫流產了,這里就必須說到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左爺了。

我和武僧當時還睡在五隊,所以事情是聽教主陳述的。教主被分到了一區隊,和左爺一個區隊學的是航海專業。

他們兩個睡對天門,和我和武僧一樣。

據他所說,圖釘釘完的第二天,早上醒過來所有人就發現左爺的腦門上多出了一點閃亮亮的銀色。

當時所有人都驚呆了,唯有左爺一副沒事人一樣,啥都不知道的問大家發生了什么。

就在這個時候,睡在一區隊旁邊的畢姥爺走了過來,第一眼就發現了左爺腦門上的圖釘。

畢姥爺目瞪口呆的看著左爺,吃驚的問:“那個誰,小伙子啊,你昨晚睡得好嗎?”

“很好啊。”左爺很詫異,完全沒有發現大家的異樣。

畢姥爺更蒙了,見過遲鈍的,但是那么遲鈍還真少見。于是他抓了抓自己的腦袋:“你不覺得,腦門有點疼嗎?”

“腦門?”左爺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就發現了圖釘。

同樣是據教主所言,左爺拔出圖釘的那一刻,血瞬間就飆了出來。暈血的左爺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下,一邊尖叫一邊暈了過去。

就這樣,圖釘釘床單的方案只持續了一天就‘流產’了。可喜可賀啊。

還記得我從學兵營走的時候,畢姥爺‘深情’的握著我的手,語重心長的對我說:“你們來之前,我就聽說過你們很能禍害,比以往的任何一屆都要能禍害。但是我當時沒有想到,你們的禍害能力能達到這種程度。現在我相信你們三個,一定能長命百歲,弄不好能活一千多年破世界紀錄的。”

當時我就這樣傻乎乎的聽著,嘴角還帶著傻笑。現在想來,我還真是**啊。這句話翻譯過來,不就是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嗎!

大家搬回五隊的時候,所有人對我們‘五隊三劍客’有了直觀的認識。不管是同樣來自城陽二大隊的,還是來自別的地方的。現在都已經完全認識我、武僧還有左爺了。

然而只有和我們同住兩個月的教主等人才知道,這才只是一個開始。

在我往下說之前,和大家介紹一下我學兵營的戰友。因為名字很多記不清楚了,所以我只能記得一些外號。

相比新兵營,學兵營更好記一些。比如說老大,二哥,三哥,老五,老六等。別問我為什么沒有老四,因為我就是老四。

排名根據年齡,最大的老大是87年的,二哥則是88年的,武僧是89年的排老三。最小的是老八,和老牛一樣是93年的。

而學兵營的任務和新兵營也不一樣了,新兵營學的是正步齊步之類的軍隊基礎,學兵營學的則是你上艦所需要的一些知識。

比如說我學的是法式單100炮,但我實際上操作的是雙100炮。不過原理上不差多少,所以基本上還算對口。

但是例如小天這樣的就比較奇葩了,學的是航海,去的是炊事班。

當時我的理解是,廚房可能在駕駛室,一邊操船一邊燒飯。

事實證明我想多了,解放軍還沒有喪心病狂到這種程度。

我是個作家,所以我的想象力一向很豐富,大家應該都懂的吧。但是有時候在部隊過于豐富的想象力是很可怕的,比如說那時候我們在學兵營走正步,畢姥爺就讓我們帶馬甲下去。

軍隊說的馬甲就是一個翻板的板凳,鐵的,大約十斤。

大家當時都不知道帶這個干嘛,于是我就對大家做了一個示范。用腳穿過馬甲的把手,單腳離地保持正步姿勢。

所有人看到我這個動作驚呆了,這太喪心病狂了吧?本來正步就累,居然還要加個十來斤的馬甲,這簡直啊。

于是在我的‘鼓勵’下,大家一起找到了畢姥爺投訴。

畢姥爺就用一副看**的表情看著我們,同樣做了一個標準姿勢。

馬甲真正的用處是作為高度標記,抬腳必須大約馬甲高度,否則就屬于不合格。

聽到了這個答案,所有人第一時間看向了我,而我顧左右而言他。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