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總裁文 > 最是柔情難相忘

更新時間:2019-11-14 10:01:35

最是柔情難相忘 連載中

最是柔情難相忘

來源:追書云 作者:之見 分類:總裁文 主角:莫子謙莫彎彎

小說主人公是莫子謙莫彎彎的小說是《最是柔情難相忘》,它的作者是之見創作的婚戀生活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莫子謙,很好。每月以出差的名義去鄰市,少則一天,多剛三五日,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出差的真實性,原來,他是去鄰市看初戀和女兒,他在那邊早已有家,而我卻被蒙在鼓里四年。莫彎彎一氣之下失手傷人,入獄兩年。于是...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最是柔情難相忘 第3章 狼狽入獄 免費試讀

似乎是意識到了什么,莫子謙忽然回頭了,那張溫潤如玉的臉看到兇猛沖過來的車子時,頓時煞白,笑容變成了深深的震驚,他一把推開背向著我,離車子最近的陳麗嫣,但自己卻再來不及躲開,他抱著那孩子身子滾出去好幾米遠。

我開的寶萊也失控地撞向了小區的假山,血,從我的額頭淌下,很快模糊了我的視線,意識迷朦中,我聽到警笛轟鳴以及救護車的銳響。

睜開眼時,我已經在醫院里,頭上纏著厚厚的紗布,腦震蕩讓我頭暈暈的,身體有點兒不受控制。兩個警察站在床邊,正等著我醒來做審問。我也看到好友佳郁焦急擔憂的目光。

“那個犯呢?我要殺了她!”

外面傳來莫子謙的媽媽,吳娟憤怒的喊聲,她的身影像一陣風似的沖了進來,不顧警察的阻攔,揮手就給我兩個重重的耳光。

“你個犯、劊子手,你自己生不出來就算了,竟然還要殺我兒子、我孫女,我今天就讓你!”

吳娟撲過來,雙手死死地掐住了我的喉嚨。

我的額頭,傷口崩開,鮮紅的血很快又打厚厚的沙布,這個我叫了四年女人,我對她如親生母親的女人,她視如不見,只面目猙獰,雙眼腥紅,兩只手青筋爆跳如惡鬼的厲爪死死地扼著我的喉嚨。

“你快放開!你會掐死她的!”佳郁嚇壞了,趕緊來掰吳娟的手。

可是沒有用,吳娟是恨不得我立刻給他兒子孫女償命的。

我的喉嚨被扼的死死的,已經不能呼吸了,我的眼前一陣陣的發白,我想我就要死了。吳娟不掐死我,我也會被判處死刑,因為我撞死了那對父女。

后來,還是警察救了我,案子沒有調查清楚之前,我這個劊子手還不能死。

警察將吳娟拉開了,吳娟又哭又罵好半天才被親戚拉走。警察一邊問我為什么要開車撞莫子謙父女,一邊做著筆錄。

我說,莫子謙騙了我,他家外有家,還生了那么大的女兒,卻騙了我差點兒四年,我精神受了刺激,才會開車撞他們。

警察的神情是同情的,但同情并不能成為不逮捕我的理由。三天后,我被一輛警車帶走了。

在等待審判的日子里,陳麗嫣網上發貼,說她和莫子謙本就是一對,是我第三者插足,搶走了她的愛人,又因為生不出孩子,對她的女兒起了殺心。那一天,還好有莫子謙在,要不然,她的女兒就被撞死了。

她聲淚俱下的控訴,滴滴泣血一般,聽者無不震怒,對我這個“小三”恨之入骨。更有律師界的同行們,要自告奮勇幫陳麗嫣打官司,誓要把我送上黃泉。

當然,這一切我并不知道,是佳郁哭著告訴我的。佳郁還告訴我,莫子謙和那女孩兒并沒有死,我的車子撞過去的時候,是莫子謙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那女孩兒,那女孩兒除了手臂有輕微擦傷之外,幾乎毫發無損,而莫子謙,他原本有可以毫發無傷的機會,是他推了陳麗嫣那一下,耽誤了逃開的時間,又因全力護著那女孩兒,內臟出血,身體多處骨折,現在仍躺在ICU里。

我的眼淚掉下來。

這就是那個口口聲聲說過,會把我當成女兒一樣寵的男人,下輩子還要與我做夫妻的男人,他是這樣保護著他外面的女人和孩子。用自己的生命。

吳娟又來了,歇斯底里的罵聲,隔著厚厚的玻璃恨不得一刀一刀將我凌遲的兇狠,我視若無睹,我的心已經死了。

很快,到了庭審的日子,我被兩個警察控制著站在被告臺上,身上套著有色馬甲,雙手也被鐵銬銬住。吳娟和莫子謙的父親莫城都來了,莫城一直神色復雜,吳娟見到我便破口大罵,如果不是有警察攔著,她會沖過來,撕爛我的臉。

許是傷重未愈的緣故,莫子謙沒有出庭,莫子謙的幾個發小卻來了,他們有的神情兇狠恨不得扒了我的皮,有的一臉無奈和可惜,有的則是難以置信,難以置信,他們一直叫做嫂子的女人原來是一個蛇蝎心腸的魔鬼。

陳麗嫣站在原告臺上,哭的渾身發抖,嘴里只不停地念叨一句:“思思還不到三歲,還不到三歲,她怎么撞的下去…”

這副柔弱可憐的樣子,加之人們對弱小的同情,更加激起了吃瓜群眾的憤憤不平,旁觀席上發出請求法官從重判決的吶喊。只有佳郁,她哭著喊,說我是無辜的。

我向佳郁凄然一笑,他們只要我死,你一個人縱使喊破嗓子又有什么用。

最后是法官制止了這場喧嘩,的判決并沒有如吳娟和陳麗嫣的意,因為我撞的人他們沒有死。

我被判處了五年監禁,自此開始了我的囚徒生涯。長長的卷發被剪成了短短的齊耳發,體面干練的職業套裝換成了寬松樸素的囚服。我像其他女囚們一樣辛苦勞作,一樣吃著最簡單粗糙的食物,住著毫無隱私可言條件簡陋的多人間。

女囚中,還有我經手過的案子的被告人,她們自不會放過這個報復我的機會,有人員在的時候是不敢的,但夜色卻成了他們的保護傘。

而我,都忍了。

就連我自己都不明白,一向自我保護欲極強的我,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在那種非人的下,生生忍受著。

大概也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吧。

我的心死了,身體上的,已經不能激怒我了。我甚至感覺不到疼,因為我的心也麻木了。

入獄三個月后,莫子謙來了。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