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穿越文 > 千歲大人別太狂

更新時間:2019-11-08 20:16:38

千歲大人別太狂 連載中

千歲大人別太狂

來源:微閱云 作者:鹿遲遲 分類:穿越文 主角:云楚越君逾墨

有很多書友在找一本叫《千歲大人別太狂》的小說,是作者鹿遲遲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下面小編為大家帶來的是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免費閱讀章節內容,想要看這本小說的網友不要錯過哦。一朝穿越,被害慘死。 云楚越再睜眸,已是來自異界一縷魂魄,注定扭轉乾坤。 可沒想著卻惹上了某個大麻煩! 雖說當朝太歲高冷、心眼小、愛算計,但明里暗里卻一直護著她! ……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千歲大人別太狂 7、像是對待獵物一般 免費試讀

渾身疼痛難耐。

意識慢慢被剝奪,云楚越攥著手里的匕首,放在火盆子上炙烤,等到溫度逐漸上來。

她才繞到身后,就著脊背,一刀一刀,從未手軟。

渾身的汗,滲透了那件衣裳。

云楚越死死的咬牙,這點傷,還要不了她的命!

腐肉一點點被割下,唯有這般才能確保尸毒不擴散,腐肉夾雜著完好的肉一同被割下,整個背縱橫交錯的傷口。

看著尤為猙獰。

她低哼一聲,手心里皆是汗,疼得死咬著牙關。

“啊—”

門外男人聽著屋內的響動,眸色越發深邃,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倒是比我想象之中還要狠些。”

“她好像暈過去了。”飛鳶提醒了一句,余光瞥見督公的神色,臉上帶著一絲笑。

這般模樣,簡直與平日里判若兩人。

“下去吧,無需喊大夫,不用管她死活。”

君逾墨隱入暗中,才不去管這個麻煩,死…便死了吧。

飛鳶愣在原地,既然是這般,那讓云楚越死在永寧宮大火之中,不就好了嗎?這般浪費時間,繞來繞去把人救回來,又要云楚越死在府上?

飛鳶著實看不懂,可也不敢妄自揣測主上的想法。

他緊跟著退出去。

此時,房間里的女人尚存了一絲理智,背上刺入骨髓一般的疼痛,要了她的命。

她伸手,想撐起身子去桌上倒杯水,可是身上痙攣的疼,云楚越沒辦法,只能抹了一點鮮血在唇瓣上。

她還不能死!

決計不能。

涼風吹過窗扉,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窗外樹林一片,她就那么趴在床榻上,睡了過去。

夜幕深沉,一抹黑影踱步至此,君逾墨嫌惡般地踹開了那扇門。

鬼使神差地走到了云楚越的床前。

“倒是本座小看你了,這條命,怎么折騰,都折騰不死呢。”

他坐在床沿,看著那皺起的五官,紅透的臉頰,伸手,修長白皙的手指落在她的臉頰上,男人用力一捏。

燙得很。

這般安靜的模樣,瞧著倒是順眼了不少,生得也不算太丑,怎么偏偏性子那般討嫌。

君逾墨不明白,他的指腹,摩挲過云楚越的臉,細細描摹,這天底下還沒有哪個人,敢對他那般上下其手,甚至想要抓他去解那毒。

就這個膽大包天的女人。

嘴角不自覺揚起笑意,有趣的很吶。

云楚越高燒一夜未退,燒得迷迷糊糊。

可她嘴里似乎在喃喃著什么名字。

“池忘川…池忘川…水…”

池忘川?

似乎是個男人的名字。

君逾墨神色驟變,他低咒一聲:“果然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就連快死了也不忘記男人。”

他之前是眼瞎了,還是腦子壞了,居然覺得這般安靜的云楚越像是個溫柔的貓兒。

是他小瞧她了。

要水是嗎?

君逾墨捧著水壺,咬著牙,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將水直直地倒在她的臉上。

呼…

舒服。

涼水降低了云楚越臉上的溫度,她甫一伸手,攥著男人的衣角:“不要走…”

君逾墨用力一扯:“撒開!”

可她依舊迷迷糊糊:“再往前一步,我殺了你!”

女人低吼一聲,君逾墨卻抬手,將她的手撇開,他冷聲道:“等你有這個本事再說。”

明知道她說的是胡話,可他還是較真了。

這個死女人!

半點不將他的威嚴放在眼底,幾次三番挑釁他,若是換做從前,早就殺了她,剝了皮拆了骨,喂他那池子魚!

可為何,幾次三番,讓她逃出生天?

是于心不忍嗎?

君逾墨不知,腦子里全是那個女人。

翌日,云楚越醒來的時候,只覺得身上大好,沒有之前那么疼的感覺,背上的傷口已經徹底結痂,這副身體,似乎比她想象之中要好得多。

她從床上下來,也不覺得有什么異端。

比之前更加生龍活虎,而且似乎更有勁了。

這是什么道理?

云楚越還未參透其中奧秘,就看到飛鳶朝這邊過來。

“督公大人有請。”

“昨天多謝你幫忙,不然我怕是已經死了。”云楚越這是真心道謝,可飛鳶沒有抬頭,他的余光,掃到了那一地的腐肉上,不由得一驚。

云楚越想了想,她從不欠人情,便允了一諾給他。

“往后若是你有什么所求,可以來找我。”

“姑娘自己尚且在囫圇,無需多謝,不過舉手之勞。”飛鳶淺聲,倒不是看不起云楚越。

而是他清楚,自家主上多威脅,落入督公手里的人,可沒有那么快能翻了天。

“且等著吧。”

云楚越往前面去,一路往前走,庭院很大,比那晚來的時候看的清晰,整個君府都被一條池水包裹,蜿蜒曲折,她沿著那宛若仙境一般的池水找到了正在喂魚的君逾墨。

池子里,滿是通體幽紅,如拇指般大小的魚,看不出是什么品種。

但是吃肉。

云楚越想起之前自己被他踹入這里頭,不由得渾身一顫,這男人之前說的喂池魚,難不成是喂這個?

“怎么,對待救命恩人,連句謝都沒有嗎?”君逾墨冷哼一聲,拂袖,往這邊走過來。

今了一身白衣,宛若皎潔月色,明眸皓齒,那般動人。

甫一轉身,便能勾了魂似的。

該死的男人,竟生得如此妖孽!

“多謝督公大人相救,救命之恩無以…”

“收起你那一套,本座對你這般無恥之人不感興趣,不用急著投懷送抱。”君逾墨扼住這人的話。

怕云楚越再想之前那么,不要臉。

女人咬牙,心里嘀咕,也不知道是誰不要臉,跟個太后你來我往的,曖昧至極!

呵,一個死,也不怕被人撞見,貽笑大方!

“怎么,不服?”

“不敢。”

“憋著!”君逾墨淺聲,“我君府不養白吃白喝之人,云楚越,你身上中了尸毒,不養個半月只怕很難徹底清除。”

云楚越巴巴地看著君逾墨,就等著他之后的話。

“本座瞧著你一無是處,也不知道該將你留下做什么,倒不如送去給太后,做個順水人情如何?”

“君逾墨。”

云楚越往前一步,她的神色微微變了:“你將我當成獵物般玩弄,可覺得舒爽?”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