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南城以南,相思未盡

更新時間:2019-11-08 18:32:31

南城以南,相思未盡 連載中

南城以南,相思未盡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抹茶控 分類:言情 主角:許南煙霍廷深

主角是許南煙霍廷深的小說是《南城以南,相思未盡》,它的作者是抹茶控所編寫的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許南煙把自己整個青春年華都用來祭奠對霍廷深的暗戀,她深愛著他,刻入骨髓,她甚至以為,自己的后半生都會跟這個男人有所牽連。直到,她深愛的人把她親手送入了監獄。...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南城以南,相思未盡 第9章 口技 免費試讀

“孫茹,我覺得你這段時間似乎很閑,長街巷那邊我新開了個店,要不,你去那邊呆一段時間磨練下?”霍廷深伸長手臂磕了磕煙灰,淡著臉看向孫茹。

霍廷深的確在長街巷開了一家新店,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廠街巷那邊的店,人蛇混雜,去那邊呆一段時間,回來的時候是死是活都說不準。

“霍總,我…”孫茹磕磕絆絆的開口,自覺自己今天的確袒護許南煙有些過頭。

“滾出去!”霍廷深驀地開口,手里的煙蒂直接扔在了孫茹的身上。

雖然是寒冬臘月,但是酒吧內的溫度卻一直都是恒溫,孫茹身上也不過只穿著一件單薄的連衣裙,煙蒂在她手臂間的蕾絲網上燙出一個洞,直接燙傷了皮膚。

孫茹咬著牙不敢作聲,低著頭退了出去。

“許南煙,你不是喜歡錢嗎?既然如此,不如咱們倆現在做筆買賣,待會兒我讓人拿一盒乒乓球進來,一顆一萬,你嘴里面能塞的下幾顆,我便給你幾萬,你說如何?”霍廷深嘴角噙著笑意,把手里面的香煙擰滅在煙灰缸內,聲音溫溫潤潤,一點聽不出剛才的溫怒。

乒乒球塞進嘴里?

這樣惡趣味的游戲讓許南煙頭皮發麻,她知道霍廷深恨她,甚至知道在霍廷深眼里她就是個可以肆意凌虐的玩偶,可她怎么都沒想到,霍廷深會這樣作踐她!

見許南煙久久不做聲,霍廷深以為是她終于踩到了她的底線,薄唇提提,“你如果現在反悔的話,我…”

“我答應!”不等霍廷深說完,許南煙就打斷了他的話。

霍廷深遲疑了會兒,拍了拍手,“好,有骨氣!”

服務生端著一盒乒乓球進來的時候,視線落在許南煙身上,各種鄙夷嫌棄。

在酒吧里,這樣的東西被拿進包廂,結果,可想而知,除了被用來塞上面的嘴,就是用來…

在服務生的注視下,許南煙耳畔泛紅,自尊跟底線,她還是有的,羞辱感,她也是知道的!只是,為了生存,她必須把這些都踩在腳下!

察覺到許南煙的變化,霍廷深所幸起身,拿起一顆乒乓球走到她身邊,打量了下手里的乒乓球,遞到她面前,“許小姐,這顆球的體積看起來可不算小…”

“多謝霍總提醒,霍總剛才說的,一顆球值一萬!”許南煙從霍廷深手里接過乒乓球,攥進手心。

“當然,不過我是有底價的,三萬起!”霍廷深嬉笑!

許南煙看著手里的乒乓球,咬咬牙,應聲,“好!”

三萬起,意思就是最次她也得塞三顆球進嘴里,這些球都是給酒吧那些惡趣味的顧客特定的,別說塞三顆,兩顆下來怕是嘴角都會被撕裂!

許南煙把手里的乒乓球攥了又攥,抬眼對上霍廷深諱莫如深的眸子,“霍總,旁的人,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聽到許南煙的話,站在一側看熱鬧的服務生臉色變了變,不屑的掃了她一眼,開口,“霍總,如果沒什么事的話,那我就先出去了!”

“不必,出去做什么,有這么好看的戲,不看的話豈不是浪費了!”霍廷深輕蔑的瞍了許南煙一眼,轉眼看向服務生,“去,把現在閑在的人都叫進來,讓大家好好欣賞下許小姐的‘口技’”

不消一會,包廂內就擠滿了人。

在眾目睽睽下,許南煙僅存的那點自尊蕩然無存。

“許小姐怎么還不開始?是嫌人來的不夠多嗎?”霍廷深橫眼掃過躍躍欲試的人群,譏諷的看向許南煙。

“沒有!”許南煙應聲,把手里的乒乓球開始緩緩塞進自己嘴里。

“那東西不是用來塞…怎么她用來…”

“小聲點,誰知道她怎么得罪了霍總,用來塞上面還不如塞…來的體面!”

兩個服務生小聲囈語,把一些隱晦的字眼有意隱藏的過去。

剛剛喝了十多瓶酒,嗓子里本來就不舒服,如今再被塞進異物,不難受是假的。

塞進一顆球,許南煙的嘴已經鼓鼓囊囊,連續塞進去三顆后,她的嘴角開始被撕裂開一個小口。

“許小姐,還塞嗎?”霍廷深拿起桌面上的一顆乒乒球,在手里轉了個圈,玩味的看向許南煙。

因為嘴里被塞滿了乒乒球不能說話,許南煙搖搖頭,動作笨拙且可笑。

“既然這樣的話,那勞煩許小姐跪著過來,把嘴里的乒乓球一顆顆吐到桌面上吧,我好數數,到底是不是三顆!”霍廷深將手里把玩的乒乓球放下,眉峰挑挑。

霍廷深話落,許南煙在原地僵了會兒,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力度讓整個包廂的人都聽的清楚。

這一跪,更是像一塊巨石砸在了霍廷深心上,壓的他闖不過氣來。

許南煙沒辦法說話,更加沒辦法反駁,她怕,怕萬一自己開口,嘴里的乒乓球就會掉落,那么,她接下來要拿什么跟霍廷深還錢!

看著許南煙匍匐著一點點跪趴向自己,霍廷深臉色陰郁。

或許是太過著急想趴到霍廷深身邊,許南煙膝蓋忽然一滑,身子一歪,磕在了桌子的邊緣上,發出一陣悶哼,惹得包廂內的人哄然大笑。

霍廷深汲氣,揚手將手邊的酒瓶砸在地上,玻璃渣四分五裂。

包廂內頓時鴉雀無聲,只聽到霍廷深怒吼了聲,“滾,都滾!”

包廂內的人散盡,許南煙愣了愣神,繼續向前趴著,地面上的玻璃渣扎進腿里,她也毫不在意。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