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職場 > 大地產商

更新時間:2019-11-07 14:36:24

大地產商 連載中

大地產商

來源:快閱聯盟 作者:更俗 分類:職場 主角:陳立馮歆

《大地產商》是更俗最近創作的職場小說,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大地產商》精彩章節節選:2000年秋,中原省的房地產市場剛剛揭開波瀾壯闊的畫卷。新學期剛開學,剛讀大三的中原大學經濟系學生陳立,與前女友分手剛滿一年,情傷還沒有治愈,在省城商都市享受著悠閑自在的校園時光,因為一起偶發的街頭劫...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大地產商 第4章 免費試讀

商都市第一人民醫院。

急診樓前早已準備就緒的醫生護士擺足了架勢,院長出國考察,今該值班的行政書記家中有事,便著落了副書記高衛國替他值班,沒想到就遇到了這事兒。

高衛國緊趕著來到了現場,已是有些站不住了,一個勁兒給躬立在旁邊的急診室主任打著眼色,這樣的場面急診室主任也只是滿頭生汗的悄悄點著頭,時不時的望向身后整裝齊備的醫護人員。

從接到廖局長身邊秘書電話開始,高衛國第一時間就了急診室這邊做好接診準備;雖然在市衛生醫療,高衛國也享受副處級待偶,但就是多了個“副”字,官低一級只能看別人的眼色行事,他就得親自出面走一趟。

張浩然雖然是市政府副,卻也不是普通的角色,更關鍵他們并不知道是誰受了傷。

他趕到急診樓前,剛好遇見廖局長的秘書急匆匆趕來,這會兒見廖局長都親自到了,心里更是忐忑,心想莫非是市里的誰受了傷?

不多時,一輛黑色奔馳急速駛到了急診樓前。

看到張浩然先從車里下來,心領神會的急救醫生馬上沖到了前面,第一時間查看了陳立的傷勢,并且簡單詢問了時的情況,幾個身強力壯的護工直接把陳立抬上了移動病床。

見陳立被推進了急診室,張浩然懸了一路的心算是落下了一半。

沒想到廖嘉良也在,張浩然直接迎了上去:“大中午的,還勞煩廖局長親自跑一趟,實在是太不好意思。”

“張您客氣了,抓好衛生工作,是我份內的事。”廖嘉良混跡官場多年,這里面的門道也玩的嫻熟,與張浩然客套的說話,也不問的青年與張浩然到底是什么關系,只是讓高衛國趕緊按排醫護人員給治療。

陳立幾乎是被“綁架”著送到急診室病床上,只能聽天由命的任由一群白大褂擺弄了起來。雖然雙氧水沖洗傷口的感覺并不好受,可他連眉頭都沒皺一下,不是太勇敢,而是不敢皺…

剛才一個小護士在擦拭傷口血跡時,不小心觸到了他被刀劃開的傷口,陳立忍不出抽了一口氣,小護士立刻被人叫了出去,換上了個滿臉嚴肅、有經驗的中年護士,再看周圍一圈醫護人員如臨大敵的樣子,陳立心知他們是誤會自己的身份了。

擦拭血跡的消毒棉球每一次從陳立胳膊上劃過,中年護士都要抬頭看一眼陳立,哪怕是一個微小的顫動,都會讓她立刻停下手中的清理工作,趕忙詢問著陳立的感受。

因為家里的關系,小時候陳立沒少在醫院廝混,清理外傷的場面也見的多了,老爸帶學生時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干外科的一定要心狠手辣。”

可今天這樣的場面連混跡醫院多年的陳立也是第一次遇見…

好不容易清理干凈了血跡,中年護士的臉色也已經白了一片,連腿都站麻木了。

因為是被刀子劃傷的,所以創面細長,裂開的口子雖然已經基本止住了出血,可還被汽車帶著拖了一下,所以簡單纏了幾層紗布之后,陳立就又被架上了病床。

原以為是要去拍X光,可直接就被送進了CT室,陳立也是很無奈,在熙熙攘攘中被架上了CT機,他都覺得困乏,就索性閉目養神由他們去折騰。

這時候,一墻之隔的影像監控室內里,氣氛才稍稍松緩一些。

“他胳膊上被劃了一刀,又被車窗卡了胳膊,后來車子還撞上了花壇。醫生你確定真的沒事兒嗎?以后會不會留下什么病根…”

診斷結果出來后,張浩然還是有些擔憂的問了一連串問題。

若是放在普通病患家屬的身上,或許這種質疑診斷結果的話剛出口,早已招來了大夫的白眼,可此時急診室主任也只能略顯委屈的再次解釋了起來:

“除了刀傷外,手臂和腿都是軟組織挫傷,伴著肌肉拉傷,骨頭沒有大礙,臥床休養一下就能痊愈的…”

確認陳立受的只是些皮外傷,張浩然也是長吁了口氣。

因為趕著查看有沒有骨傷,陳立被劃開的刀口只是做了初步的止血和清創,這時候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出了CT室,還要給陳立做進一步的包扎。

重新坐回到包扎室外的候診椅上,張浩然忙乎了半天,整個人都有些脫力的感覺;跟著跑前跑后的錢,這時候將司機招呼過來,吩咐了幾句,司機就一路小跑的竄了出去。

又萬分小心翼翼的折騰了小半個小時,陳立總算是走出急診室。

看到他安然無恙,張浩然還是關切地問了一句,“陳立,感覺怎樣?”

陳立看到現場有許多人,這時候周斌跟趙陽都從學校趕了過來,還有衛生局局長和醫院的副書記高衛國,更有那一群跟了一路的醫務人員,這排場,著實有些大了。

張浩然動用了這么大的能量,陳立不想表現得過于輕松,那樣會讓張浩然顯得太小題大作了,眉宇皺起來,說道:“胳膊還是疼的厲害,抬起來都有點困難。”

“恩,去病房歇著吧,這幾天哪兒也別去,就先在醫院養著。”

張浩然話剛一出口,旁邊的高衛國立刻就站了出來說道:

“我已經讓將人病房準備好了,先在醫院觀察幾天。我們這里的醫療條件在省里都是頂尖的,也有省里最著名的骨外科專家,張盡管放心。”接著又在前面引路,領著大家往住院部走去。

急診室主任說陳立傷勢無礙,眼下他本人看起來也沒什么大事兒,張浩然就不想再勞煩廖嘉良再跟著到處走動。

該做的事做了,該給面子也給了,再留下也沒有什么必要了,廖嘉良也就不客氣什么,帶著秘書先告辭,蜂擁了一路的醫務人員此時也就散去,只留下與陳立相熟的人,跟著高衛國往醫院深處的僻靜之地行去;錢頗有些尷尬的緊緊跟上了眾人的腳步。

高衛國在前面帶領下,穿過一大片環境清幽的花園草坪,走到一座覆滿了爬山虎的三層小樓前才停下腳步,蔥郁的葉片隨著清風“沙沙”作響,不經意看過去只當是這花園的一部分。

小樓門外上了三層步梯臺階,就是典型九十年代風格的木框玻璃推拉門,雖然風格過了時,可擦得一塵不染的玻璃與閃著亮光的門漆卻也看得出有人時常打理。

迎面錦繡山河的屏風后就是樓梯,高衛國卻轉身進了走廊,走廊中水磨石的地板干凈潤潔,沒了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反而是兩米置一花架,盛開的鮮花散著淡淡花香。

原以為是要被安排住在一樓,卻被帶著直接來到了走廊的盡頭,這里竟藏著架電梯,看著眾人驚奇的眼神,高衛國臉上也稍稍露出了幾分自得:“設施還算完備。”

給陳立安排的病房在三樓,進門就是諾大的會客室,低調奢華的真皮沙發,排列在大理石茶幾的兩側,往里是一個古樸厚重的辦公桌,甚至后面還豎著一個寬大的實木書柜。

辦公桌的一邊是一個木門,里面才是病房。說是病房,和酒店套房一個樣,席夢思大床,沙發茶桌,小型辦公桌一應俱全,還有跑步機和幾個健身器材。

身處其中周斌和趙陽腳步都帶出了些僵硬,一路走來這座小樓隨處都帶著時代感,可誰能想到房間里會是五星級酒店套房的效果。

看的周斌和趙陽他們還不知道張浩然的背景,看病房里如此奢華,都忍不住咋舌。

陳立卻很淡然,畢竟姥爺退休后也享受高級的待遇,這點世面還是見識過的,心知這一切都是衛生局局長廖嘉良的面子,說到底還是張浩然的面子,他走到里間的病房躺下,讓護士給他扎上點滴消炎。

在場的人除了周斌和趙陽,都是人精,當高衛國、錢見到陳立波瀾不驚的樣子,暗自猜測他的背景不會簡單。

高衛國將所有的事情安排完畢,跟張浩然客氣了幾句,也退出了病房。

這會兒,張浩然包里的手機響了起來,是留在現場等候警察過來處理后續事情的司機劉勝強打來的。

警察已經到了現場,經過簡單盤查,發現劫車犯本就是在警局已經掛了號的通緝犯,竟然還敢在大學門口作案,只是很不巧剛下手想劫車,就被陳立發現端倪,非但沒有得逞,還被義憤填膺的眾人打斷了胳膊、腿。

周斌下手還是狠了些,兩下就敲斷了人販子的胳膊腿,如果再來兩下,恐怕半條命就要折在這里。

劉勝強看得出副張浩然之前就認識陳立,而且還對陳立極為關切,而周斌、趙陽又是陳立的同學,心想著他們未必就需要見義勇氣的虛名,擔心留下姓名、方式等線索,等劫車犯出獄后,有可能會找上門來報復。

再說了,周斌在劫車犯失去反抗力時下手還有那么幾下特別狠,這時候劫車犯傷情還沒有鑒定出來,為避免后續還可能會有不必要的糾纏,劉勝強就覺得沒必要跟警察提及陳立、周斌,就說都是見義勇為的群眾,大多數人已經散掉了,只留下幾個人證協助立案就可以了。

劉勝強打電話過來,就是征詢張浩然的意見。

張浩然自然知道陳立無論是從商從政,都有老爺子替他鋪路,才不需要這種后續可能會有麻煩的虛名,心想劉勝強不跟警方提陳立的名字也好,省得一群人跑到醫院來做筆錄,打擾到陳立休養。

劉勝強在電話又提醒張浩然,下午4點還有場關于商東新區的會議,羅副市長還等著聽他的匯報。

“好,我知道了,你先協助警方處理好案件,我過會兒自己打車回市里。”說完,張浩然就掛了電話。

陳立知道張浩然剛調來工作,沒那么清閑,說道,“浩然哥,我這邊現在也沒什么事兒了,你先回去工作吧。”

張浩然抬手看看表,現在快三點,很多事情耽誤不得,說道:“下午有個會議,必須得參加,你現在這兒躺著,晚上有時間我就再過來,你也別亂跑。”

出了病房的張浩然,輕輕地將門帶上,發現錢帶著他的司機還坐在會客廳里的沙發上,陳立的兩個同學也在,正謹慎地看著自己。

錢趕緊起身,說道:“張,吃點東西吧,這會兒肯定餓了。”

看著大理石茶幾上放著許多快餐盒,張浩然心想這錢心思也夠細的,他這么一通鬧騰,午飯是錯過了,但現在也顧不上吃了,擺擺手,帶著笑意說道:“飯就顧不上吃了,我還有事,得馬上回市政府,今天也是太麻煩錢總你了…”

張浩然的意思很明顯,現在沒事兒了,你錢總的好意我自會記在心里,我有事兒要走,今天沒時間跟你詳談,你是不是也該走了?

錢哪能聽不出張浩然話里的意思,但他也并不打算順著張浩然的意思往下說,笑道:

“這樣吧,張,您先去忙,這里先交給我看著,我讓司機先送你回市里,免得耽擱了你的正事。”

張浩然心里也有所觸動,心想錢即便這時候遇到些困難,也都是四十好幾的人了,照理來說也算是功成名就,這時候三番五次的貼上去,換作一般人還真未必有這樣的耐心。

張浩然心思稍微轉了一下,說道:“也好,那就有勞老錢總了,我還有事兒,先走一步。”

錢將張浩然送出病房,要司機一定將張浩然送到市里。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