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懸疑 > 炫異明天

更新時間:2019-10-30 18:16:58

炫異明天 已完結

炫異明天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陳究風 分類:懸疑 主角:慕容思炫夏尋語

新書推薦,《炫異明天》是陳究風傾心創作的一本懸疑推理風格的小說,主角慕容思炫夏尋語,內容主要講述:2008年4月,慕容思炫抵達L市。不久后,他碰上一宗密室殺人案。經過縝密的推理,慕容思炫破解謎案,打響名號。自那以后,慕容思炫在L市展開他的偵探生涯,并認識各式各樣的傳奇人物。...展開

本書標簽: 玄幻小說 總裁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炫異明天 第 9 章節 免費試讀

劉一鳴又“哼”的一聲,隨口道:“可惜個鬼。組織過去策劃過無數汽車的任務。比起那樣一**墜落下去,才是最直接有效、確定目標死亡的途徑。”

說罷,劉一鳴的腦袋里閃過曾經執行的一次汽車行動的畫面。那聲轟烈的聲劃破天空,劉一鳴至今對那聲音依然心感興奮。

然而,他不曾估計到,此時在地球的另一端,一個金發少女帶著仇恨正在苦練槍法,等待著一個能夠回去手刃仇人的機會。

S市。

韓若尋回到刑警支隊,正要遞交文件給別組同僚,但是在途中,碰見反扒組將幾名青少年逮捕回來。

韓若尋定睛一看,不禁愣在原地,他發現那個前晚企圖行竊的高中男生也在那些人其中。

對方似乎瞥見了韓若尋,頓時瞪大眼睛,繼續被反扒組帶走。

韓若尋久久無法回過神來,同時冒出陣陣心痛。

過后,韓若尋在反扒組了解狀況,得悉高中男生及其他青少年在車站附近行竊,被抓到現行。

韓若尋很是清楚,高中男生行竊證據確鑿,必會留下案底。

正當韓若尋心感遺憾時,一名二十來歲的男青年來到反扒組,詢問關于高中男生的情況。

那人自稱是高中男生的班主任,姓高。

當他聽聞高中男生行竊被抓后,一臉寫滿自責,抱頭自擾。

韓若尋走到他跟前,慰:“老師,你沒事吧?”

高老師望了一眼韓若尋,搖頭道:“沒事......是我無能,是我沒有好好教導他,辜負了他父親......”

韓若尋邀請高老師坐下,對其表示此前目擊高中男生在街上企圖行竊,只是他最后沒有抓捕,對其教育一番后便放他走。

高老師聽后,嘆氣道:“唉......若是他父親仍在生,他肯定不會走上這條路......是我對不起他們............”

韓若尋被勾起好奇,想要理解相關情況。

高老師解釋道:他父親名叫柳梓概,曾經是一名警察。大概十年前,我在學校被一群惡棍學生欺凌。有一次,他們伙同一些閑雜青年在校外勒索我,還逼我**衣服,使得我不敢對別人求救。

恰巧柳警官路過。他原本想要阻止他們,但是由于之前連續工作、導致疲憊不堪,結果被那群混賬活活打死。

“我最后被其他輔警解救,那群混賬也被抓了,而我卻欠了柳警官一條命......”

說到這里,高老師揉了揉太陽穴,想要放松精神緊繃,續道:正是因為如此,柳同學失去父親,在成長過程中缺乏了父親的教導。我無父無母,很理解他的感受,于是我發憤圖強,成為一名教師,并當他的班主任。

“可是......他始終走上了歪路。誤交損友,缺乏辨別是非的能力,弄得如此田地......”

得悉高中男生的背景后,韓若尋無言以對,加重了心中的遺憾。

“我在思索......”高老師自責道,“倘若當初柳警官沒有發現我,那他就不會出事。我那時只是一個小人物,反正我沒有家人,死了也不影響他人......偏偏總是對好人如此苛刻,這世界可有天理?”

韓若尋默默聆聽,內心也在思考著這個問題的答案。

劉一鳴載送黑桃K回到組織的一個分部。

兩人一下車,黑桃K尚未開口,劉一鳴搶先道:“先別休息,組織來了一位新人,你先為她上一堂課。”

此言一出,黑桃K被勾起興趣,掛著陰森的笑容跟隨劉一鳴來到一個房間。

黑桃K定睛一望,房間里有兩個女人,她們分別正站在一張病床左右,病床上還躺著一個全身綁著繃帶的人,此刻全無氣色,甚至連性別也無法區分。

黑桃K認出其中一個較為年長的女人,對方名叫曲凝夢。她面容清瘦、身體嬌弱,黑桃K總是覺得似乎一陣風便能把她吹走一般。

至于另一個較為年輕的女人,黑桃K對其并無印象。那人大概十五歲左右,皮膚雪白、長發披肩、鼻梁高挺,疑似混血兒,最為特別的是她的左右兩眼分別為淺綠色和淺黃色。

然而此刻,那個少女卻一臉露出驚慌之色,全身微微顫抖。

劉一鳴此時指著黑桃K對她們二人道:“黑桃K掛了,從現在起,這個人就是新任的黑桃K。”

曲凝夢一聽,露出驚喜的臉色,恭賀道:“真的是恭喜你了,呵呵......”

黑桃K看在眼里,但是覺得曲凝夢的臉色背后隱藏著另一份意思。

他(她)無視,指向病床:“這是你說的課程嗎?”

“是呀......”曲凝夢掛著一個詭異的表情笑道,“這個人是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癥患者,也就是俗稱‘漸凍人’是我在醫院發現她的。她很可憐,想要自殺,可只是燒傷了皮膚,性命還在,于是向我哀求,給她解脫......”

她頓了頓,指向對面的少女介紹道:“她叫吳依倫子,天生的虹膜異色癥,是個很精靈的孩子......哈哈,組織很需要她這樣擁有特別外表的人,所以招募她來加以重點培訓。現在就讓她先學會,為這個可憐的病人獲得解脫......”

那個名叫吳依倫子的少女一聽,似乎被曲凝夢那詭異的語氣嚇著,全身的顫抖加快節奏,可見她并無太大的膽識,甚至沒有犯罪天賦。

黑桃K一臉冷漠,瞥見身旁桌子上有一把手術刀。

劉一鳴對他(她)使了個眼色,黑桃K轉頭對吳依倫子下令道:“小妹妹,拿起那把手術刀,朝這里割下去。”他(她)伸手擺成手刀形狀,伸到病患的脖子上做出切割的動作。

吳依倫子咽了口唾沫,曲凝夢也在驅使她拿起手術刀。

“你不用擔心,她現在是狀態。”曲凝夢指著病患陰笑道,“拿起刀子,像切水果一樣割斷她的脖子,那她就從病痛中解脫了......”

面對四周投來的壓力,吳依倫子用顫抖的手掌拿起手術刀,刀刃上銳利的光芒照射到她那異色瞳之中,三樣色彩頓時產生交集。

黑桃K看得興起,叫囂道:“下手呀,她不會還手的,一刀不行還可以兩刀三刀,切呀......哈哈......”

吳依倫子膽子一大,黑桃K和曲凝夢的眼神彷如助燃劑那樣燃起她的決心。

只見吳依倫子大喝一聲,合上眼睛,兩手抓緊手術刀,在空中劃下一道拋物線,隨之冷不防冒出一聲撕裂的**。

床上的病患頓時感到一陣痛感,睜開眼皮,從繃帶之間的縫隙看到數道詭異的目光,彷如目送她上路。

吳依倫子感覺到切到一些東西,張開雙眼后,映入眼簾的是十指染上鮮紅的血液!

黑桃K和曲凝夢不約而同投出滿意的目光,覺得吳依倫子勉強合格。

鮮血逐漸染紅整張床單,吳依倫子的異色瞳感受到一陣殷紅般的視覺沖擊。

盡管她沒有直接了結病患,但是已經做到使得目標擊斃,某程度上算是任務完成。

吳依倫子手一滑,手術刀整個掉落到地上,她整個人甚至軟癱倒地,完全被嚇壞。

黑桃K、曲凝夢和劉一鳴只是瞥了她一眼,沒有立即上前扶起她。

曲凝夢凝視死去的病患,若有所思,像是追憶往事。

劉一鳴此時一手拉起吳依倫子,轉頭朝黑桃K和曲凝夢道:“我帶她去心理輔導吧。你們找人處理好這具尸體......”

一語落下,劉一鳴攙扶吳依倫子離間。此時,又剩下黑桃K和曲凝夢這兩人了。

黑桃K聳了聳肩膀,一臉悠閑道:“這位可憐的漸凍人是你找回來,我想她的后事也是你負責處理吧,曲小姐。”

曲凝夢又是詭異的一笑,語氣慈和道:“不用勞駕你,我會處理的。只是呢......我很羨慕你呀,因為你的身份可以接到很多任務,也就是說可以觸碰很多鮮血......呵呵,真好......”

黑桃K讀懂她的潛在意思,同樣一個陰笑以作回答。

兩個嗜血成性的魔站在一具失血而死的尸體的左右方,互相投以黑暗的笑容欣賞對方的內心,此情此景,可謂一駭人絕景!

吳依倫子被帶來到易郁涵面前。

易郁涵,表面上是心理治療師,實際是這個組織的高級成員之一。她長著一副冰冷的面容,外在和內在如同一面堅不可破的冰川。

此時此刻,易郁涵得悉吳依倫子剛剛作為新人的入門考核而親手,導致現在心理慌亂。

易郁涵耐心安撫著吳依倫子的心理,并在適當的話語中實施催眠。

“不要太難過了,人有一天會死了,只是方式各有不同,你只是參與了其中一種方式......”易郁涵聲線柔和,面對吳依倫子說道,“這條路確實難走,但是你不必灰心,我們這么多人一起在你身邊,你永遠不會感到孤獨......”

易郁涵逐漸對吳依倫子種下心錨,使得她對易郁涵取得信賴,以及相信自己的行為只是參與他人生命過程的途徑。

易郁涵的能力實在深不可測,在她那魔鬼般的心理暗示后,吳依倫子漸漸恢復了平靜。

“姐姐,謝謝你。”吳依倫子如獲新生,對眼前之人產生感謝以及信賴。

兩人開始了閑談,易郁涵嘗試轉移吳依倫子的注意力,讓她切勿再記掛的罪惡感。

吳依倫子越談越愉悅,仿佛把的恐懼忘得一干二凈。

這時,她注意到易郁涵身后的桌面上放著一張維多利亞港的照片,好奇道:“姐姐,那張照片是你的嗎?”

易郁涵一聽,轉頭望了一眼那張照片,臉色頓時凍結。

“姐姐?”

吳依倫子的叫聲使得易郁涵回過神來。

只見她定了定神,點頭道:“嗯,維多利亞的夜景照......”

“你喜歡去香港嗎?”吳依倫子的異色瞳投出一絲好奇心。

易郁涵深深呼了口氣,拿起張照片,一臉凝神道:“我只是放著這張照片用來提醒我自己。在將來,我一定會再去香港,去那里完成一個未完成的使命......”

曲凝夢按下傳輸按鈕,那個漸凍人患者被送入火化機。

隨著火化機關上閘門,整臺機器隨之冒出隆隆聲響,并仿佛將周圍的空氣燃燒殆盡。

盡管空氣悶熱,但是曲凝夢自始至終掛著冰冷的表情,靜靜地凝視著那個漸凍人患者化為骨灰。

過后,她走到桌子旁邊,再檢查那個漸凍人患者的遺物,并在其中拿起一個U盤。

自從那個患者患病之后,她再也無法打字,這篇《死局》是曲凝夢為其代筆而寫。

此處是一間名為“盛水亭”的料理店。

梁醒正站在一個包間門外,緊密觀察著來往的人群。

此刻在包間內,正有兩個男人相對而坐,共進聚餐。

其中一個是四十左右、滿臉肥肉的男子,他舉著酒杯,面朝對座的男人敬酒道:“來,麥哥,這杯我敬你的。”說著便高舉酒杯、一飲而下。

被稱作“麥哥”的另一人是一個長發男子。他跟黑桃K似乎是同一類人,一頭長發幾乎遮蓋住整張臉,只是勉強露出左眼和嘴巴,不過依然可以看得出他面白如玉,容貌俊雅。

“客氣了,王大哥,應該是我敬你才對。”麥哥漫不經心地舉起酒杯,同樣一飲而下。

“哎喲......不敢當不敢當......麥哥在組織里的職位在我之上,我怎敢勞煩你呀,哈哈哈哈......”王大哥賠笑道,眼睛瞇起來后被臉上的肥肉遮蓋。

兩人分別名叫王子夏和麥奇士,這兩人跟劉一鳴等人一樣為組織的高級成員。

麥奇士感受到王子夏那笑容背后的冷意,冷眼答道:“王大哥始終是長輩,作為后輩的我們當然要先飲為敬。”

“哈哈哈......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這頓飯你盡管吃,我請。”王子夏依然皮笑肉不笑。

麥奇士放下酒杯,開門見山道:“我知道王大哥對警方的較為了解。我的手下今天凌晨碰到緝毒隊,他們之中有很多新成員,我希望王大哥能夠幫我調查一下他們的資料。”

王子夏一聽,不假思索地笑道:“小意思了,麥哥吩咐,我一定會鼓足干勁,以表感謝你對我的信心,嗯......”

“那就謝了......”麥奇士道謝,語氣依然冰冷十足。

王子夏又“哈哈”幾聲,扯起話題道:“說起來,麥哥你的生意實在越來越大,合作對象又廣泛,L市習炎彬、G市唐大昆......都是一等一的大客戶。真的,無論你的事業或外表,受歡迎程度比Chilam還厲害。”

麥奇士揚眉道:“王大哥太抬舉我了,我做這么多事務都是為了組織有朝一日能夠公之于眾。”

“真是盡忠職守呀......”王子夏亢奮地續道,“既然你負責搞,我也打算弄點生意,為組織增加收入之余,我的口袋也能有多點好處。其實我們也是喜歡錢嘛,錢有誰不喜歡?女人和錢是男人最大的欲望,有欲望才能做到大事。”

麥奇士叫道:“王大哥,你在我的生意上幫過我,我不會忘記。無論你要搞什么生意,若有需要盡管叫我,我相信你的眼光。”

王子夏拍手叫好,連忙示意用餐。

兩人進餐期間,麥奇士靜靜地品酒,王子夏陸續找話題聊天,無意間聊起凌曉志。

那個咒術師凌曉志,他是前任咒術師凌風的兒子。他們原本生活在一座名叫殘月島的孤島上,島上的迷幻館還是凌風設計的。王子夏嘻嘻介紹道,聽說那座館內機關重重,陷阱無處不在。只可惜我不曾去過,無法親眼觀賞,這些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