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懸疑 > 渡魂人

更新時間:2019-10-16 18:37:43

渡魂人 連載中

渡魂人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天天下棋 分類:懸疑 主角:秦羽晨沈夢晴

完整版小說《渡魂人》是天天下棋傾心創作的一本懸疑破案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秦羽晨沈夢晴,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雖然答應家里人再也做“水鬼”去撈尸了,但在我大學畢業回到老家后,還是陰差陽錯的做了一名河警。湖面浮尸,血蟾護主,身邊的人離奇失蹤,一莊莊詭異的事件接連襲來,我不得不重新干起了老本行,成了真正的渡魂人....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渡魂人 第三章 水鬼 免費試讀

在這寂靜的夜里,血蟾沙啞的低吼聲越來越清晰,不知道是因為河面上的冷風,還是什么原因,讓我的脊背漸漸地開始發寒,而岸上的其他注意到了血蟾發出的奇怪的聲音,都不明所以地看向我。

對此有點了解的連營正越來越不安,低聲問我,“現在怎么辦?要再多叫些人來幫忙嗎?”

此時的我也很緊張,手心汗濕一片,卻只能強裝鎮定,“先不用叫人。我其實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可如果這河里真的有問題,再多人來也是沒有用的。”

我這絕不是危言聳聽,水里的變故比岸上厲害多了,尤其是在這條河里,如果是不懂行的人下去了,不僅是添亂,說不定還會就此喪命。

“天啊,你們快看!這里的水變色了!”

還沒商量出對策,人群中就響起一個小警察的驚呼聲,我和連營正立刻跑了過去,就見到原本沉寂的河水正咕嚕咕嚕地冒著泡,不斷地翻涌,就連顏色也變成血紅血紅的。

這詭異的景象讓我楞在了原地,沒等我緩過神來,異變再次突生,翻滾的血色河面突然出現了無數的漩渦,看起來仿佛是來自十八層地獄的血池地獄。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我不得不擔心著急,譚志強在這詭異的河水里恐怕是兇多吉少,我更害怕的是不知道這河水還會不會出現其他的變故。

哪怕知道譚志強可能會聽不到我們的喊聲,可我們依舊不死心地在岸邊大聲吶喊,可是除了翻涌的水聲和我們嘶啞的嗓音,再也沒有任何的回應。

就在我們逐漸絕望的時候,有人忽然從車里翻出來兩個夜視望遠鏡,我和連營正急切地搶了過來在水面上搜索譚志強的身影,找了半天才終于發現了他。

我剛準備松一口氣,可連營正卻忽然聲音凝重地說:“羽晨,好像有點不對勁。”

沒等我反應過來,變故再生,譚志強突然間就從我們的視線中消失,與此同時,有一大團的黑色不明物質圍著女尸從河底升起,飛快地把女尸像蠶蛹一樣完全包裹起來。

這時,原本消失的譚志強竟然在距離女尸的不遠處鉆了出來。

只見他一把抓住了那個黑色的蛹,并拖著它往岸邊游,雖然漩渦阻礙了他的速度,但是他確實是正安全地往回趕。

我提起的心終于放下了,也不得不承認這小子的水性果真了得。

見到譚志強,連營正也松了口氣,馬上讓人備好救生繩準備接應譚志強,我攔住他,遞給他一根紅黑相間的老舊麻繩,“安全起見,還是用這個吧。”

“這個是?”

我邊解開繩子邊向他解釋,“這不是一般的麻繩,它是用黑狗血浸泡之后加上的制造而成,叫乾坤鎖,是我爺爺留下的。雖然我沒有用過,不過據說它可以倒改陰陽,是老水鬼的保命符。”

我們剛綁好繩子,譚志強就拖著女尸的繭游了回來,可他剛抓住繩子卻又突然以十分詭異的姿勢摔回了水里,期間還在水中不斷地掙扎,好像下面有什么東西在拽著他。

譚志強奇怪的行為讓岸上的一群人都慌了神,著急地問:“這現在怎么辦?”

連營正毫不猶豫的說:“當然是下去救人!”

我心里一急,還沒開口阻攔,那些自恃水性好的幾人已經都迫不及待地跳到了河里,可是在那詭異的血色彌漫的水中,他們根本沒辦法接近譚志強和那個尸繭。

他們就像是血色河流中的落葉,在不停地打轉,而且有幾個人還隱隱有往水下沉的跡象。

岸上現在只剩下我和連營正了,天色也漸漸暗了,原本應該清新的空氣中卻夾雜著令人作嘔的的血腥氣,看著一片渾濁的河水,我心里越發的沉重,“這次是真的碰上硬點子了。”

說不定,就連家里的那些老水鬼都沒有碰到過這么厲害的東西。

在我不注意的時候,連營正竟然已經脫掉了衣襟,正準備拎著乾坤鎖下水,我趕緊拉住他,“你要干什么?不要命了!”

連營正卻不顧我的阻攔,用力掙開了我,好在他并沒有失去理智,只是走進水中,把乾坤鎖的一邊掛在自己腰上,另一邊用力往河中的人群和尸繭那邊甩。

有些人機警地反應過來,猶如救命稻草般用力里抓住繩子往回游,還把譚志強從水底拉了上來,把他和尸繭一起綁到了繩子上。

沒想到這辦法還真有用!怕再生事端,我趕緊脫掉鞋襪從后面抱住連營正的腰把人往上拉,好在經過雙方的努力,大家終于驚無險地回到了岸上,就連尸繭也帶了回來。

在大家安全的那一刻,我和連營正幾乎虛脫地躺在了地上,用力地喘氣。他還顫抖著手從口袋里掏出了兩根已經皺巴的香煙,點燃后塞給我一根,后怕地說:“我差點以為今天要交代在這里了。”

濃烈的香煙味道**得我直咳嗽,我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你下次再這么亂來,就算真的交代了,我也不會替你收尸的。”

連營正眼里卻滿是笑意,傻樂道:“你不會的。”

躺了一會兒,終于緩過勁之后,我們走到了譚志強跟前,可他像是一灘爛泥一樣趴著一動不動。我試著叫他還推了他幾下,他卻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連營正不安地皺了皺眉,小心地道:“他不會被淹死了吧?”

我搖了搖頭,“不會,以他的水性,在河里這么短的時間完全不是事,就算是折騰到明天早上也不會有問題。”

我把他翻過來檢查,口鼻處并沒有泥沙堵住,也就是說氣門沒有問題,可他一直不醒,難道是受了外傷?

我直接把譚志強的衣服扒了下來,還真的發現了譚志強的腳腕上有個清晰的烏青色手印。

在一邊連營正自然也發現了那個手印,驚疑不定地說:“這個該不會是?”

看到這烏青手印,我渾身打了個激靈,腦海中頓時浮現起二十年前的那件事。

二十年前的那件案子,至今回想起來也是毛骨悚然。

記得當時,最先發現我爺爺的是一個叫癩痢三的漁民。他雖然平日里游手好閑的,但是撒網捕魚的本領確實大大的。那天,他在撈魚的時候,一網下去出乎意料地一條魚都沒有,更奇怪的是,網上還纏了一個黏黏糊糊地東西。

“這都是什么鬼東西!”癩痢三忍不住嘴里罵罵咧咧,可等他把那東西拿下來一看,腳都軟了,差點嚇得背過氣去。那東西竟然是一張被海水泡的發白的人皮。

隨后警察就開始張貼告示讓人來認尸。當時我們家并不確定那是不是爺爺,畢竟沒有其他尸首能夠準確辨認。

可沒想到奶奶竟然一眼就認出來了,當場就捧著那張人皮嚎啕大哭,要不是其他人拉著,她就差點要撞墻自盡,跟著爺爺走了。

后來我問她為什么會那么肯定那是爺爺,她說她認出了爺爺身上的烏青色手印印記。那個印記是爺爺當年破海河尸群時,因為尸毒淤積而留下來的,是永遠都消不掉的。

因為這樁命案,警局調集了全城的警力進行搜查,可大半個月過去了,案件依舊毫無進展,就連半點蛛絲馬跡都沒找到,而爺爺的尸體更是杳無蹤跡。

唯一查到的是,爺爺在出事之前曾經去找過另一個河工。

警察馬上就把人帶回了警局進行審問。可沒想到,審問過后的第二天,警察就對外宣布爺爺是意外身亡,并不是被人謀害。

家里人怎么可能會相信警察的這個說辭,當時爹就去了警局要討要說法。可負責案件的老警察神色卻莫名地看了爹一眼,嘆了口氣勸道。

“老弟,別折騰了。你想想能把你爹害成這樣的東西,就算被你找到了,你也惹不起啊,就這樣吧。”

爹聽完沉默了,回到家就把自己關在了屋子里,整整三天不吃不喝,一出來就說他要自己去找爺爺的尸體。

家里人自然攔著,不同意他這么做。可后來他還是在一個秋風凜冽的夜里自己悄悄地離開了,從此杳無音訊。

我在上學以后也嘗試著去查過很多的資料,但卻沒有任何的發現。爺爺和爹的事情也就此成了一件無法破解的謎題。

我收拾了一下心緒,長吁了一口氣,“無來寺本來就被傳的邪乎,水鬼做崇的可能性很大,以譚志強的本事會折在水里,想必也是因為這些臟東西在作怪。”

我小時候曾經聽老一輩的水鬼說過,說是在河里溺死的人因為怨氣不散,陰魂會附身在一種渾身長滿鱗片,似猴似人的怪物身上,這怪物叫做水猴子,也就是俗稱的水鬼。

因為水鬼不能見光,所以只能終日躲在陰暗的水底下茍且偷生,只有找到替身才能投胎轉世。民國時期曾有不少漁民試著打撈它,因為據說它的腦仁能治,可惜沒有人成功過。

而那些在水里撈尸體討生活的人之所以會被稱為水鬼,也是為了借此蒙騙水下的水猴子,保護他們不會被水猴子抓去當替身。

我不知道剛才河面上的變異是什么原因,可譚志強身上的手印卻讓我確認了水下有臟東西的存在,也就是說,無來寺這個地方確實邪門,而且危險。

幾個小警察和不醒的譚志強已經被連營正叫來的救護車送到了醫院,我們都已經筋疲力盡了,但是這里還有個尸繭沒有處理。

連營正仔細地觀察了一圈那只尸繭,為難地對我說,那邊警察和你商量一下:“這東西拉回警察局里不好處理,能不能先放你那?他們明天再派人去把它割開,取出里面的尸體。當然,會有一筆補償金。估計今天這事也是著實把這些警察嚇了一跳,所以想找個明白點的人看著。”

我第一反應就是拒絕,誰會喜歡這么個邪乎的東西,怕是嚇都要嚇死了。可轉念一想,不就是停一晚嘛!還有補償金可拿。我勉為其難地點頭了,“說好了,明天一早告訴警察他們把這東西處理了。”

連營正忙去溝通,轉身就來了拖車,一直到凌晨兩點多,我才終于回到了自己的自己的小窩。

我自己住的地方后面有個小院,尸繭就被暫時放到了那里。隨后我還是在屋里拿了點豬血出來,混著墨汁在尸繭上畫了畫。

連營正雖然對我的舉動感到奇怪,卻也沒有多問。

其實如果是行內人看見就會知道,我是在畫鎮尸紋,這也是撈尸人的老規矩。

鎮尸紋是一種防止河漂子起尸的秘法。豬血是至陽之物,有克制陰煞的作用,用豬血畫出來的鎮尸紋能夠壓制河漂子的怨氣。

今晚發生了太多事,我不管是精神上還是身體上都已經疲憊不堪,所以我簡單地沖了個澡便馬上爬上了床,身心的疲憊讓我很快就睡死過去。

即使我進入睡眠的快,可心里的不安卻讓我睡的并不踏實,夢中似乎還聽到了院子里有敲門聲,不確定是不是有人來了,我迷迷糊糊地爬了起來,準備披上衣服出去看看。

出去前我下意識的看了眼時間,凌晨三點。我們這里本就地處偏僻人煙稀少,三更半夜的大家早就睡了,怎么還會有人來敲門?可外面那很有節奏的敲門聲卻在深夜里清晰地傳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心里一凜,謹慎地先透過防盜窗查看,可看到的結果卻讓我嚇得差點癱軟在地,一口咬掉自己的舌頭!

屋外的門梁上竟然掛著一具長發的女尸,女尸在涼風中一蕩一蕩的,雙腳不住地敲擊著門板。

咚、咚、咚,一聲聲敲門聲仿佛敲在人的心上。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