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懸疑 > 亂世太平之游園驚夢

更新時間:2019-10-14 19:14:17

亂世太平之游園驚夢 連載中

亂世太平之游園驚夢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三十二畫生 分類:懸疑 主角:高瞻遠柳夢真

主人公叫高瞻遠柳夢真的小說是《亂世太平之游園驚夢》,是作者三十二畫生所編寫的懸疑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1935年,南京軍調局女處長高瞻遠奉命調至太平城公安局,不料甫一上任便一連發生了多起命案。為破命案,高瞻遠臨時組織特偵組,并親自帶隊偵辦。在破案的過程中,高瞻遠發現這多起命案背后竟然隱藏了一些多年前發...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亂世太平之游園驚夢 一石激起千層浪3 免費試讀

汪懷赤的反應簡直出乎郭奕清的意料,沒想到這個他一心認為是騙子的人真的有可能是新任副局長。郭奕清看著汪懷赤,使勁咽了咽唾沫:“汪、汪隊長,你不會弄錯了吧?你叫她、叫她高局長?”

汪懷赤此刻心中的疑問恐怕比郭奕清還多,他做夢都想不到高瞻遠和高秋陽會調到太平城來,甚至還是調到自己任職的警察局。突如其來的驚喜使汪懷赤滿腹疑問卻一時不知如何問出口,直到聽得郭奕清發問,才想起在敘舊之前還得先將這件麻煩事給解決了。

于是汪懷赤勉強壓制與高瞻遠、高秋陽久別重逢的欣喜,轉頭耐心對郭奕清解釋道:“這位確實是南京會統調局的高處長,那位是高秘書,他們是我之前已經認識的。既是高處長說調來我們局任副局長,那必然便是真的。”

郭奕清聽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這個女子來頭這么大!軍委會統調局是什么是?是蔣委員長的心臟部門!是處于“天子腳下”的機構!是對他這個級別來講連想都不敢想的地方!

但郭奕清又轉念一想,一個職位這么高的官員,如果是正常的調任怎么會下調至太平城,除非是犯事之后被“流放”況且,職位再高又能怎么樣,這里不是南京,不是的其他地方,而是太平城,是連蔣委員長都有心無力的地方,何況她區區一個軍調局的處長!

而且其實之前也并不是沒有先例,也有其他高官曾被降職到這里坐冷板凳,只是他們的職位都沒有高瞻遠的高罷了。調到這里的“犯官”們從來都待不長久—背景強硬的,只要熬到事情過去,就會立刻伺機調出去;沒什么背景的,到最后總會無法忍受這里無形的壓力,提前遞了辭呈,灰溜溜地離開太平城。

但無論是哪一種,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在太平城任職期間,從始至終都很識時務地入鄉隨俗、屈服于當地勢力,在安排給他們的位置上“安分守己”該收錢收錢,該閉眼閉眼,只求平安度過冷卻期,免得將前途白白斷送在這個鬼地方。人向來是趨強怕硬的,所以,就算是高瞻遠,料想也不敢只身跑到別人的地盤放肆。

郭奕清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聽到高瞻遠吩咐汪懷赤派人將車里的尸體抬回警察局停尸房,郭奕清猛抬頭一看,驚恐地發現汪懷赤竟然二話不說就執行了高瞻遠的吩咐,他手下的兩個警員甚至已經將尸體抬了下來。

“你們給我住手—”郭奕清急得連聲音都變了,慌忙要沖過去阻止汪懷赤的手下。

高秋陽卻搶先一步擋在了他的面前,冷冷地看著他。

郭奕清被高秋陽冰冷的眼神激得忍不住一抖,一下子向后退了幾步。

汪懷赤對郭奕清的行為有些不滿:“郭隊長,你這是做什么?”

聽到汪懷赤的問話,郭奕清又氣又急。

如果單單只有高瞻遠和高秋陽,郭奕清還可以頑抗到底,但面對汪懷赤,郭奕清心中還是有幾分忌憚的。

倒不是因為汪懷赤是局里的隊長,比自己高半級,關鍵他是汪胤繁的獨子。汪胤繁是太平首富,不只能與王義夫平起平坐的,連太平市長都要看他臉色行事。所以別說郭奕清,連俞慕向來都不敢輕易去惹汪懷赤。

不過汪懷赤平日里為人倒是不錯,他從未以汪家大少自居,也從不仗著自己的家世在警察局里恣意妄為,反而比其他科室的科級—甚至股級都要守規矩。局里的人,無論是哪個陣營、哪種級別,他都與之相處甚佳:對同僚而言,他與人無爭—不僅無爭的需要,也無爭的意愿;對上級而言,他雖從不唯命是從,但從未有所逾越,處事向來進退有度、可圈可點。所以,他在局里幾乎沒什么敵人,但也沒有能完全讓他令行禁止的人。

而今日的汪懷赤簡直一反常態,這讓郭奕清心里直犯嘀咕:這高瞻遠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讓平時奉行“與人為善”信條的汪懷赤,在明知如此下去肯定會面臨與局里的各股勢力劍拔弩張的境地,還要不管不顧、毫無二話地遵守高瞻遠的命令。

無奈之下,郭奕清只好壓下怒火,試圖提醒此時在他眼里已經“失去理智”的汪懷赤:“汪隊長,你可要想清楚啊!這可是要送到王家去的,這樣子壞規矩,不僅沒法向局里交代,整個太平都會因此大亂!”

汪懷赤一臉嚴肅:“我只知道要聽從上級的命令,至于其他的,你放心,郭隊長,如果出了什么事,我汪某人一力承擔。這里就交給我來,郭隊長你就放心忙其他的工作去吧。”

郭奕清見全無說動汪懷赤的可能,只好打定主意先不跟姓高的硬碰硬,還是先去找頂頭上司俞慕報告此事,免得到時真出了事,別說報不了自己挨打之仇,還要被“仇人”連累跟著一起背鍋。至于兩個不速之客,此事一旦鬧開,熱鬧了太平城的大人物們,他們遲早得吃不了兜著走!

思及此,郭奕清終于抱著等秋后算賬的心思憤憤然離開了。

這邊高瞻遠全然不理會郭奕清的鬧騰,繼續對汪懷赤說:“安排兩個可靠的人看著尸體。”

汪懷赤指了指那兩個抬尸體的人說:“這兩個就可以。”

高瞻遠點點頭,又問:“一般他們移送尸體還有沒有附帶其他勘驗材料?”

“有一份司法鑒定科出具的‘移送報告’”汪懷赤說著走到警車旁,一眼看到了副駕座上的那個文件袋,于是探身拿了下來。

汪懷赤拿著文件袋走回高瞻遠面前,取出里面的文件,遞給高瞻遠,默默地走到高秋陽身旁,和他站在一起等著高瞻遠發話。

高瞻遠展開一看,文件上記錄的內容十分簡單:

死者(已驗明身份)丁蘭(女)

報案人:魏成才,早點攤小販。

案發地點:安中巷第二個拐角處

死亡時間:半夜十一點至凌晨一點間

死亡原因:利器割喉,失血過多而亡

............

高瞻遠看完,仍舊遞給汪懷赤:“派人送回司鑒科。”

汪懷赤囑人將報告送回去后,高瞻遠又問汪懷赤:“胡執中局長辦公室在哪里?帶我去一趟。”

汪懷赤問:“后樓三層。是要找胡局長么?我今早還沒見他來上班。”

高瞻遠看了下手表,已經早上九點多了,于是皺了皺眉頭:“這個點還沒來?”

汪懷赤嘆了口氣:“所有人都習以為常了。”

高瞻遠想了想,說:“那你先帶我我四處看一看。”

汪懷赤應了聲“好”但卻并不挪步,而是看了看高秋陽,又望了望高瞻遠,猶豫著對高瞻遠開口道:“高局長,你們......”

高瞻遠看著欲言又止的汪懷赤,料想他對自己和秋陽今日的到來肯定存有諸多疑問,便說道:“懷赤,我們先做工作,再談私事。今日的事我再跟你解釋,尤其會給你時間跟秋陽好好敘舊。”

汪懷赤聽了這話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轉頭看了眼高秋陽,高秋陽也正看向他,于是兩人相視會心一笑。

高瞻遠此時已經轉身向警察局里頭走去。

汪懷赤輕輕拍了怕高秋陽的肩膀:“走吧。”

高秋陽點點頭,和汪懷赤一起跟在高瞻遠身后走進了警察局。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