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軍事 > 國術教官之白刃高手

更新時間:2019-10-13 20:13:26

國術教官之白刃高手 連載中

國術教官之白刃高手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巍巍就是鵝 分類:軍事 主角:張舜天楊志青

主角叫張舜天楊志青的小說叫做《國術教官之白刃高手》,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巍巍就是鵝最新寫的一本軍事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武術高手張舜天,參加川軍二十軍,被選為一名國術教官,隨軍參加了淞滬會戰,戰亂中落單,又帶隊到了其它部隊,南京保衛戰,武漢會戰,石牌大戰等一系列大戰。運用武術的高超技術,稱為一名殺敵無數的白刃高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國術教官之白刃高手 第十章 少佐閣下 免費試讀

槍聲突然加劇,呼嘯而來,在觀察哨的指引下,很快就占據了有利位置,幾個制高點的重機槍瘋狂向進攻的中人掃射,鬼子的子彈一時間變成了吃人的妖魔鬼怪,在大石鎮外圍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火力網。唯一的一輛九二式坦克封堵中隊主方向。十多個擲彈筒炸斷了進攻的主公路。剛攻入大石鎮的中人奮力沖到大石鎮的外圍,就不斷有人被擊倒,的火力實在是太強了。中隊猛烈的進攻,很快就壓制了下來。

中隊缺少進攻的坦克,大石鎮的仍然有百多號人,并且還有一輛九二式坦克和三輛九五式裝甲車坐陣。這個中隊,甚至擁有十挺重機槍,五挺輕機槍、十門迫擊炮和二十多個擲彈筒。小野二郎耳朵在揪心的痛,不過他和他指揮所一幫人,并沒有喪失對形勢的判斷,自己中隊的裝備足以讓普通的中隊難以近身半步。再則,自己的部隊已經在本土有了一年多的作戰配合訓練,手下的士兵有著對新式武器熟練的操作技能和狂熱的武士道精神。他們知道,中隊僅僅是輕武器作戰,我們憑借鎮里面的高墻和障礙物掩護,把坦克,裝甲車控制成扇形打擊,重機槍架在屋頂高處,他們即便是一群蜂鳥,也很難攻進來。

小野二郎帶著十多個軍官,自信的返回到破泥房內。這是他們在鎮中精心選擇的指揮所。

幾數陽光,從房頂的縫隙照射下來。屋內安靜的可以聽見老鼠的腳步聲。指揮所的旁邊有一所專門用于發報的小屋。屋內十多個軍人,他們身著干凈整潔的綠黃色軍服,腳著锃亮的軍靴,目不轉睛的看著木桌上的地圖。有兩個軍人,用有顏色的筆,在地圖上勾畫著什么。

從屋外小步沖進來兩個衛生兵,開打手提衛生箱,手腳麻利的對小野二郎的傷口繼續消毒處理。小野二郎筆直的坐在一張木凳上,一邊讓衛生員處理傷口,一邊嘴里不停的嘮嘮叨叨。

在身邊的一個通訊員,把一份電報遞給了小野二郎的身邊的執行官。執行官看了一下電報,見小野二郎包裹好了臉部的傷口,把電報遞給了他。

“**!”小野二郎氣急敗壞的罵了一聲,嗖的一下從木凳上站了起來。

在研究戰況的十來個軍官,剛還有著低聲的竊竊私語,突然聽到長官發怒,立刻立正筆直的站在木桌邊,微微低垂著頭,以示等待訓斥。

“秋田君,是誰叫發的這份電報?”小野二郎直直的看著木桌邊左邊的一個戴眼鏡的少尉說。

“報告,是佐佐木大尉。”戴眼鏡的少佐斬釘截鐵的回答他。

一個圓臉的軍官,低著頭,回答:“少佐閣下,我也是如實匯報戰況。”

“八嘎呀路!大尉閣下,難道你在軍校的時候,沒有教官教你如何發電報嗎?佐佐木君!”小野二郎毫不客氣的質問。

“嗨!”那個佐佐木大尉立正,低頭,像是犯了錯的小學生。

小野二郎走到木桌邊,手抓著指揮刀,說:“我們這次只是受挫,不是‘失利’不是電報上說的‘失利’更不是失敗。大敵當前,請諸位通力合作,拜托了!”小野二郎挺直腰桿立正,彎腰低頭致禮。

“嗨!”所有在場的其它軍人異口同聲的回復。

另外一個很瘦的軍官,向小野二郎敬了一個軍禮,說:“少佐閣下,剛才我們看了地圖。偵查的人回來報告,軍隊的炮隊在小姑娘河靠南二百米位置。就在這兒。”他用手指了指綠的那個小圓圈位置。

“剛才帝國空軍的轟炸沒有清除這個炮隊嗎?”小野二郎問。

“嗨,沒有!”那個軍官回答。

“嗦嘎。”小野二郎驚嘆一聲,走近地圖,看著被劃的紅紅綠綠的地圖,俯看了一會兒,用白手套在地圖上,劃了一個弧形。說:“你們的意思是,向北迂回到炮隊的斜上方,先躲過軍隊的炮隊攻擊范圍?”

“是的,少佐閣下。我們如果正面突進,將會在炮隊的覆蓋范圍內。剛才指揮部發來了電報,帝國空軍有其它轟炸任務,不能夠在十二小時內,進行第二次轟炸。”

“嗦嘎。還有電報沒有?”小野二郎問。

“電令,各突進中隊放棄小柴村一帶公路,全力前進,務必在明日天黑之前,完成對昆山城的合圍。”執行官回答了他。

“少佐長官,沒想到司令部突然改變了計劃。”一個中尉說。

“瞬息萬變,也許是東邊的中隊,改變了撤退的路線。”小野二郎回答他。

多疑的小野二郎突然感覺不太對勁,難道剛才有人已經提前知道了司令部改變了計劃,所以一直在研究如何繞過這個小柴村。

他沉默了一會兒,環顧了指揮所里的軍官,命令道:“佐佐木大尉,你帶一支隊向西佯攻,我們在大石鎮外向北繞道,繞道到這些軍隊的后背。剛才我們都看了地圖,小柴村離昆山城只有三十公里。如果進展順利,我們今天天黑前就可以到達昆山城下。”

“嗨!”其它軍官立正,接受了小野二郎的命令。

剛才的強大火力逐漸發威,把進攻的兩個連壓制在一千米開外。

大石鎮超出了二十軍山炮的射程,又因為忌憚的空中轟炸,獨立團不敢把寶貝一樣的山炮拉到戰壕附近炮轟大石鎮。兩個連抬了十門迫擊炮去打點,才發現國產的迫擊炮射程仍然不夠,仍然無法打到鬼子的機槍點上。

這讓親臨陣前指揮的三營齊營長,焦急萬分,他一雙眼睛通紅,透著凌厲的殺氣,恨不得抓幾個鬼子來生吃活剮,卻有無可奈何。十分鐘前,摸到大石鎮外圍的一百多個士兵,因為頂不住對方的兇猛火力,全撤了出來,約十來個士兵在進攻時中彈倒下。鎮里制高點上分布有十個左右的兇猛火力點,每一顆射出的子彈都如同咬人的財狼牙齒。更何況鬼子還有一輛九二式坦克躲在一垛矮墻下面,對外瘋狂掃射。這樣的掃射已經構成了一張密不透風的蜘蛛網。

一個小兵貓著腰,從戰壕一頭跑過來,“營長,敵人有異動。”

“你們那邊有情況?”齊營長問。

“他們撤掉了三個制高點的機槍手。”

齊營長用望遠鏡看著鎮里的情況。發現剛才還在矮墻邊的坦克,掉頭向另外一個方向去。他把望遠鏡遞給了身邊的一個軍官說:“李參謀,你看一下,這些鬼子在搞什么鬼?”

“剛才他們派飛機轟炸了我們的前沿陣地,難道是準備集結,要開始進攻了?”

齊營長又轉身問小兵:“我們剛才過河的時候,鬼子的飛機轟炸我們的前沿陣地轟炸的挺猛的,那邊情況怎么樣了?”

“我們看到的那邊是一片火海,陣地像是被炸上了天。”小兵回答。

這讓在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剛才震耳發聵的轟炸聲,和看到西邊陣地上的滾滾濃煙,真是讓人揪心。現在三營的人全都對那片陣地上的兩百多個兄弟捏了一把汗。這么看,敵人確實有再次向西進攻的跡象。

“張連長!”齊營長喊。

“到!”一個矮個的軍官跑過來回答。

“你派一個排,到大石鎮西邊,協助二連的人阻擊向西挺進的鬼子。”齊營長命令道。

這邊剛布置完命令,西邊的槍擊和炮聲突然間就猛了起來。

“鬼子開干了?”張連長張了嘴巴。

“去!還不派你的人去!”齊營長命令道。

鬼子對西邊戰壕的中隊,開始了猛烈轟炸,他們的迫擊炮和不斷突進的機槍手,讓在正面留了一個排的二連,完全吃不消。圍在北面的兩個排,馬上向敵人進攻的方向增援人手。

看二連的兩個排開始快速向西移動。張舜天問身邊一個三十多歲的老兵:“老石,你說我們怎么辦?”

“看看再說,別輕舉妄動。”那個老兵回答。

“對,他說的對。”突然戰壕里有個聲音在接嘴。

張舜天和老石,幾乎同時瞟了一眼說話的人。這人是撤退的時候,被迫滯留在戰壕里的中央軍士兵,他嘴里叼著一支香煙,不停的向天上吐煙圈。這條北邊的戰壕帶里面,竟然留有十多個來不及走的中央軍士兵。

“你給老子爬,誰叫你多嘴的?逃兵!”張舜天身邊一個年輕氣盛的士兵對那個人吼道。

“誰是逃兵了?誰是逃兵了?”那人旁邊的一個中央軍士兵也吼了起來。

“你他馬不是逃兵,會在這兒?”那個川軍士兵吼道。

“老子這是奉命撤退,奉命撤退!你他馬別血口噴人!”那個中央軍士兵不但吼了起來,還冒火的向對吵的川軍士兵沖了過去。

見那人沖過來一副要打架的架勢,尖刀排的士兵那肯罷休。平日楊團長就教育團里士兵打架就絕不能吃虧。直接一拳就沖了過去。

尖刀排的這幫人都是打架的能手,力大,技巧好,一拳就打在那個中央軍士兵的嘴角處,對方被打在戰壕里,戴著鋼盔連滾了兩圈。

戰壕里還有三個中央軍士兵人,一看這人出手打人,心頭本來就憋火,全都撲過去打那個川軍士兵。

張舜天本不在意他們的爭吵,聽見一個頭盔砸在地上不停響。才看見一個中央軍士兵被打在地上滾了兩圈。三個士兵又撲過來打架,這邊尖刀排的五六個沖了過去,在狹小的戰壕里扭打成一團。大吼一聲:“住手!住手!都給老子住手!”

揮拳的人立刻停了手。在地上還扭打在一團的人,你卡著我,我捏著你,那有松手的跡象。

張舜天帶了五六個人走過去,一只手抓一個,強行把兩邊的人拉開。

見三個中央軍士兵被打的鼻青臉腫的,頓時就來氣了。對尖刀排打架的五個士兵訓斥道:“都是中國人!為什么中國人打中國人?有本事就打鬼子!沒出息!你們都給老子滾!”

周圍的幾個人乘機把五個打架的士兵拉走。

張舜天再走到三個被打的中央軍士兵面前說:“兄弟,剛才我的兵對不住了,我在這兒陪個不是。這兒一人一塊大洋,拿去喝一盅酒。”說完,拿出了三塊大洋,一人手里強塞了一塊。

這三人,仍然非常生氣,拿到大洋,一甩手,全扔在了戰壕里。轉身扶起那個戰壕里被在地的士兵,幾人蹲在一邊開始抽煙。

張舜天笑了笑,從地上撿起了三塊銀元,再掏了一塊,遞給了戰壕的老兵石鐵牛說:“老石,那幾位兄弟在氣頭上,你一會兒抽空塞給他們。我們尖刀排做錯了的事,全都算在我的賬上。”

老石慢悠悠的說:“排長,你剛才脾氣挺大的。我還從來沒有見過你這么躁的脾氣。”

張舜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還不是被團長的火爆脾氣給傳染了嗎。”

“打仗要冷靜。就和你打架是一個道理。”老石用望遠鏡看著大石鎮的說。

“老石,你批評的對。我要注意一點。”張舜天也很快的承認。

“排長,你看,有點不對勁,我發現大石鎮的不太像是向西邊移動。你自己看。”說完,老石把望遠鏡遞給了張舜天。

張舜天看了看,也沒有發現什么不對勁。扭頭看著老石,問:“我沒有看出什么來,你發現了什么?”

老石說:“我看,鬼子進攻西面是虛晃一槍,他們是想向我們這個方向來,我們要趕快做好準備迎戰。”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