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耽美文 > 影伏

更新時間:2019-10-13 09:44:58

影伏 已完結

影伏

來源:掌文 作者:寤言不寐 分類:耽美文 主角:孟溪顧方誠

《影伏》是寤言不寐寫的一本同人小說小說,人物真實生動,情節描寫細膩,快來閱讀吧。《影伏》精彩節選:“終有一日,你會站在勐臘幽靜的山林里,撫摸身上叢橫交錯的傷痕,目睹貽害百年的制毒工廠化作一片灰燼。”“你會明白,當年所放棄的陽光,在這一刻擁有了無可替代的意義。”“有一些事,總要有人去做……”臥底的道...展開

本書標簽: 職場對決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影伏 第六章 排行老三 免費試讀

“大家將來都是一個寢室的兄弟,朝夕相處四年呢,不如我們排排年齡大小怎么樣?”顧方誠雙眼閃著狡黠的光亮,開口提議道。他算盤已經打好,從小他一直都是同屆學生里年齡最大的,在廠里也一直是顧大哥顧大哥的被一群子弟孩子擁躉,這么論資排輩,他肯定能找到合適的理由穩壓這個孟溪一頭。

“我沒問題,我十月初的,當初上小學還找了關系才進去。”馮哲欣然同意,大家總不能一直叫名字吧,稱兄道弟聽起來多親切。

顧方誠期待地轉過頭,盯住白璟然。

白璟然微一聳肩,“六月十一。”

剩下三人齊刷刷地轉頭,看向默不作聲的孟溪。

迫于視線壓力,孟溪勉強開口回答:“八月二十五。”

成了!顧方誠心中的憂慮瞬間消褪,不懷好意地盯著孟溪,朗聲道:“那就簡單了,我一月二十七,年齡最大,就叫我顧老大。璟然就是排,就二少吧。總不能的叫,你說是吧,白少。”說到這兒,顧方誠還刻意沖白璟然揚了揚眉,眼中含義你知我知。

“孟溪是孟老三,馮哲也就不要叫老四,叫小哲,親切些。從今往后你們都歸我顧小爺照顧!”顧方誠用力拍下胸脯,不忘瞥上一眼孟溪和馮哲的表情。馮哲長了張娃娃臉,一看就是稚氣尚未褪去的模樣,喊小哲最合適不過。孟溪反倒是神色平靜,眉頭微擰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璟然驟然被喊,也不惱,待到顧方誠的余音散去,才悠哉游哉地開口:“不好意思,我是九四的,應該比你們都大一些。”他小時候不愿意去上小學,在家里鬧得雞飛狗跳,終于是晚一年上學,從小到大都比同齡人整整超出一歲。

顧方誠賤兮兮的笑容凝滯在臉上,怎么事情發展和他想象的有幾分出入呢。

“我也不用你們喊我大哥,就白少吧,聽著舒服。”白璟然好整以暇地靠在椅背上,欣賞顧方誠臉上陰晴變幻。

陡然間從老大降作,顧方誠心里一陣憤然。他的大哥地位就這么錯手失去,以后該怎么照拂小弟啊。

孟溪坐在顧方誠對面,開始欲言又止地微動嘴唇。

馮哲好奇地:“孟溪,你想說什么?”反正怎么看他都是最小的,不掙扎不掙扎,看戲就好。

孟溪心中提起口氣,低聲道:“我,九三年。”

正在喝茶調整情緒的顧方誠瞬間心態崩塌,茶水霎時間灌入喉管,拍著胸口一陣猛咳。

“咳咳…咳…”

“你說什么?”緩過氣來,顧方誠雙手用力撐住圓木桌緣,瞪大眼睛簡直不敢相信。孟溪看起來一點都不成熟的樣子,居然是九三年?

孟溪微微別開頭,不去理會顧方誠的質疑,他本來就沒有興致參與所謂的山頭主義稱兄道弟,若不是不想被顧方誠平白無故壓一頭,他也不會解釋自己的年齡。

“孟溪,你九三年?”白璟然這才正眼瞧上孟溪一眼,沒想到始終沉悶不顯山不露水的孟溪居然是四人里最大,倒是令他感到出奇。端起水杯自然的潤喉,而后發問,“怎么讀書這么晚?”

孟溪想了想,解釋道:“書讀得晚。”

白璟然見孟溪不愿意過多解釋,也不過多追問。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愿與人知曉的秘密,保持距離感,大家彼此都舒服。

視線移開,見他們沒有追著問,孟溪心中陡然長舒一口氣。

他打小跟著父親在山林里捕獵,住在深山老林里,7歲那年上了他們那里的鄉小學,母親是少數民族,別說認字了,連漢話都不會說,他的漢語一直帶著很奇怪的口音,到學校總被同學笑話,沒讀幾個月就跑回家再也不去。

若不是第二年機緣巧合救了張叔,被張叔帶到縣城上居住,才能有機會正兒八經讀書。不過從小便比身邊人大上兩歲的缺陷從此都無法抹去,成為他心頭一根刺。

顧方誠無語凝噎,沒想到這么算下來,他竟然變成了老三,孟溪搖身一變成為老大,就算輪流轉,也不至于這么快吧。

白璟然無所謂地點頭同意。他從小頭上就有個親哥,家里也喊他二少爺,現在排行反倒是習慣。只要不是顧方誠,他都可以。“那就清楚了,孟溪是老大,我是二少,顧方誠是…”

“不準叫我老三!”白璟然梳理輩分的話音還沒有說完,便被顧方誠憤怒地阻止,“誰要是叫我老三,我就和誰拼命!都不準!”

馮哲鄙夷地看向滿目憤懣的顧方誠,“老三有什么問題,和你不是很搭配?是吧,孟老大。”

顧方誠瞬間轉移槍口,對準馮哲:“小哲,你看你這就不地道。我也沒叫你老四是吧。小爺我是決不能被稱呼為老三的,我就不和你論年紀,你叫我方誠就行。方正誠實,多好聽。”

孟溪默不作聲地坐在一旁,聽了顧方誠的話心下一陣恥笑,哪里看得出這個人方正誠實了。沒心思參與顧方誠的胡攪蠻纏,一心在想下午該挑什么時候去找校長,他這個想法盤算很久了,校長能不能答應,心里著實沒底。

“怎么樣,菜合胃口嗎?”光頭老板摸著自己蹭亮的大圓腦袋,再一次笑呵呵地鉆進屏風后,手上還端了四個瓷碗。

“好吃好吃,老板你怎么稱呼?”顧方誠瞬間把握這個切口,轉變話題。

光頭老板笑瞇瞇地說道:“叫我胖哥就行,隨意隨意。送你們幾個小伙子幾份涼糕,解解暑。”白糯糯的涼糕像個大胖小子一樣癱在碗里,晶瑩剔透,淋上了特制的紅糖汁,作為甜點看得幾人食指大動。

“行,謝謝胖哥,我們就不客氣了。”

舀下一勺送入口中,顧方誠好奇的開口:“除了白二少是被暗箱操作調進偵查系,你們都是第一志愿嗎?”

馮哲搖了搖頭:“我報的信息安全,估計是分不夠吧,不知道為何調配到了偵查,我也搞不清楚。”

顧方誠挑了挑眉,覺得有些奇怪。按理說警察學院刑偵類應該是收分最高的系,馮哲倒是稀奇,偏從別的專業往偵查調配。不過管他呢,反正他是實打實的被錄取偵查專業,心滿意足。

“你分多少?”

馮哲撓了撓頭,“沒多高,就四百九十七而已。剛好高二本線一分。”他算是拼了老命,才考出這么個分數,還是超級不錯的發揮。

“那你沒我高,小爺可是考了五百四十六分,還差二十分就到一本線,估計咱們系沒什么人比我高。”顧方誠洋洋自得的道。

虧得老媽咬牙大出血,最后一個月給他找了四個老師脫班一對一輔導,他高考不知是不是神明顯靈,往日里只有三本線水平的他居然超常發揮,成為一匹黑馬。光輝事跡廠里都傳遍了,都說他家一定是祖墳冒了青煙,這種混小子都能考上二本。老爹的黃荊條子愣是被老媽沒收,不準再暴力對待他,著實讓他過了個舒坦的暑假。

“那可不好說,我昨天報道注冊時可聽老師說,今年來了個優質生源,比一本線還高不少,就在咱們偵查系,也不知道是為什么跑到咱們學校來。”馮哲可沒想過要顧及顧方誠的面子,及時給膨脹的顧方誠潑上一盆冷水,筷子還不忘重新伸向桌上的黃辣丁。

優質生源四個字一出,顧方誠好不容易重新擠出的笑容再一次凝滯,他靈巧轉動的眼珠便捕捉到孟溪咀嚼食物的腮幫子突然停下,抬起的竹筷定在空中,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不是吧…

孟溪這下才覺得身子仿佛被注入水泥,從腰椎往上,一直到頭皮,都僵硬難動半分。優質生源,說來好聽。可是聽在他耳中,卻是刺耳的諷言,將他掛在墻上任人嘲笑。

若不是那日為了救孩子下河,以至于高考時生病發燒腹瀉,他又怎么會發揮失常到這個地步,來到這所學校。

“比一本線高?那來這山旮旯干什么,隨便報北京,廣東的警校都能進啊,吃飽了撐著沒事干嗎?”顧方誠不爽地直接反問。

孟溪聽清他的話,眼中的落寞更深幾分。當初他一心想考公大當警察,高考卻失利,錯失了公大的特招。北京廣東的學校生活費可是很高的,他不想再給張叔家里添麻煩添負擔,否則才不會選這所便宜的二本學校。

“孟老大以后可要多照顧照顧我,我文化課糟糕的很,最不會讀書。”白璟然爽朗地笑了兩聲打哈哈,指著自己說道。且不說自己跑不跑路的問題,先把關系搭上最為要緊,以免到時追悔莫及。

孟溪遲疑許久,終于還是緩緩地點頭,“好。”和同學搞好關系,臨走時張叔對他的叮囑,他不敢忘。

顧方誠不爽地撇嘴,心中碎罵道:這個孟小溪,風頭全讓他出盡,不就是多考了幾分嘛,居然還敢叫優質生源。當刑警,可不是只有文化成績,身體素質更重要。他就不信自己從小在老頭子手下操練出來的金剛身體,能輸給孟溪。

等開始訓練,他一定要給孟溪一個下馬威。

還非得是當著眾人的面,不然他這胳膊真就白疼了!沒想到上午就那一下子,胳膊一直隱隱約約的酸疼到現在,看不出孟小溪清清秀秀的,力氣還挺大,奶奶的。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