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軍事 > 鐵器時代

更新時間:2019-10-12 09:49:44

鐵器時代 已完結

鐵器時代

來源:掌中云 作者:驍騎校 分類:軍事 主角:劉子光彭靜蓉

主人公叫劉子光彭靜蓉的書名叫《鐵器時代》,本小說的作者是驍騎校所編寫的歷史軍事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壯觀的煉鐵廠,燒木炭的火車,蒸汽上弦的連發床弩,蒸汽機電池混用的潛水艇,酒精內燃機的坦克,遮天蔽日的熱氣球空軍,頭戴栗色武松帽的傘兵。滿清殘明南北割據,社會已經發展到資本主義原始積累的階段。混亂的時代...展開

本書標簽: 情有獨鐘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鐵器時代 012 逃亡 免費試讀

劉子光被兩個衛士押送回了宿舍,男女大防,對手居然用這么**的招數來陷害自己,他在腦海中搜索起來仇家,最近自己風頭太勁,眼紅的人很多,似乎每個人都有理由打擊自己。內宅衛士們,賬房先生們,還有潛在的被自己威脅到利益的人。

名聲算是完了,被那么多人看到,現在只能依靠大小姐的英明和自己的人品了,劉子光很煩躁,被幕后的敵人耍弄是很郁悶的事情。正在來回走動的時候,忽然聽到窗外有人叩門,看門一看,是衛士楊猛,楊猛面無表情地說:“大小姐提前退席,在冬香房里問話呢,叫你過去對質,跟我來吧。”

還是大小姐英明啊,這么著急得為自己洗清罪名,劉子光沒有遲疑跟著楊猛去了。

內宅的巷口里空蕩蕩的,只有煤氣燈忽閃著孤寂的火苗,丫環傭人們都跑到正堂前面的廣場去看戲了,兩人的身影被燈光拉得很長,腳步聲回響在巷子里,顯得很詭異。

劉子光的宿舍和丫環們宿舍很近,過了一條巷子就到了,丫環房里也是靜悄悄的,只有隱約燭光閃動,楊猛推開院門,扶住腰刀作出個請的手勢。

劉子光覺得氣氛很不妙,但是又不知道為什么,來不及遲疑,走進了院子,冬香的門是虛掩的,劉子光怕有詐,站在外面一推門。

血紅,刺眼的血紅,慘白的,**的尸體倒在血泊中,是冬香!冬香無神的眼睛還大睜著,仿佛在質問蒼天,為什么這么無情的對待自己。

陷阱!又是一個陷阱!中計了!劉子光轉身去抓楊猛。

楊猛已經把門在外面反鎖住,破鑼一樣的嗓子嚎叫起來:“快來人啊,劉子光了!”馬上不遠處傳來雜亂的腳步聲,看來早就埋伏了人馬在附近。

陰謀,絕對是陰謀,看來對方不止要搞壞自己的名聲,還要取自己的性命!劉子光環顧四下,只看見冬香房里一把血跡斑斑的鐵廠制式鋼刀,這定是準備栽贓給自己的兇器,現在的情形百口莫辯,取兵器保命要緊!一步跳過去撿起鋼刀,斜插在背后腰帶上,看準一處圍墻,緊跑幾步,雙手一伸,盡力一跳,抓住墻頭,一個翻身就到了墻外。

楊猛發現劉子光落地,背后還插著鋼刀,沒敢過來,向飛跑來的人群靠攏過去,嘴里還依然高叫著“劉子光啦!”

跑來的人群中,領頭的赫然是宋青峰,一領白狐腋毛領子的白披風在夜色中格外醒目,靠!是他!這個陷阱肯定是他設計的。打不過這廝,落到他們手里恐怕立刻就要被殺,還是走為上計。

內宅的側門,還沒落鎖,劉子光跑到跟前,守門的衛士驚道:“劉先生,這么晚你…?”話音未落被劉子光一刀柄砸在脖子上暈過去,劉子光搶出門去,外面是漆黑的夜色,他回頭看了眼越追越近的追兵,又進來拿起門衛的腰刀,關上側門,從外面用腰刀把兩個門環穿起來,扭頭消失在夜色中。

衛士們罵罵咧咧的用腳踹著大門,連續幾腳,門環上的腰刀吃不住勁,折斷了,衛士們推開大門,已經不見了劉子光的蹤影,宋青峰下令:馬上通報衛隊長胡先覺,同時派人去犬舍牽獵犬,去馬棚牽戰馬,預備火把和弓箭。

胡先覺正在正堂飲酒,被當值的副隊長喊到堂外,告訴了他劉子光殺害冬香,持械逃跑的事情,胡先覺虎軀一震,一個是大小姐器重的紅人,一個是常年服侍大小姐的貼身侍女,這起命案不能等閑視之。

進得正堂,稟告了大小姐,只見大小姐面色如常,站起來向賓客們告罪,說不勝酒力,先退席休息了,說完暗示胡先覺和丁鵬遠跟著過來。

偏房內,大小姐聽著胡丁二人的詳細報告,聽完以后,冷靜的下令:追捕劉子光,一定要活的。搜查劉子光的宿舍。清理冬香的尸體和房間,不許聲張,以免敗了大伙過年的興頭。

不一會,派出去的人員回來報告,在劉子光的宿舍的墻壁上發現一個暗洞,里面藏著金庫鑰匙的泥模,還有一張鐵廠的城防圖,一張清機處的六品軍機行走的綢子證章。另外在馬棚牽馬準備追擊的衛士也發現了一匹備好鞍具的良馬,馬具的夾層里藏著失竊的銀票。宋青峰已經帶著人騎馬去追了。

“原來是偽清的奸細!”丁鵬遠大為震驚,向大小姐提議到“看來此賊早有預謀,刺探我廠的,盜走庫銀,此時定然是逃回清國了,懇請大小姐派胡隊長千里追兇,斬殺此賊,解我廠之危機,替冬香雪恨!”

清國位于北方,占據燕云之地,一直對南邊的大明國虎視眈眈,尤其是對利國鐵廠這樣的生鐵兵器生產大戶,更是垂涎欲滴。每年都有細作混過來偵查。千防萬防還是沒防住這個狡猾的劉子光。

胡先覺說:“根據掌握的情況推理出以下判斷:劉子光偵查到了鐵廠的秘密,盜竊了庫銀,準備了馬匹,想趁除夕夜逃回清國,但臨走之前,臨時起意想**冬香,被發現后憤而,幸虧被巡邏衛士當場發現,所以倉皇逃竄,來不及帶城防圖和準備好的銀票。眼下還是要派出騎兵,四下搜捕,同時舉火號令周圍關卡立即封門,嚴禁進出。某家愿意親率一隊輕騎,徹夜搜捕,生擒此賊。”

大小姐輕輕嘆了口氣,面前出現了那個不太懂禮節的年輕人的臉。

“屬下認識字。”年輕人恭敬而靦腆。

“屬下定當盡心盡力,報答大小姐厚愛”年輕人的語氣能聽出來飽含了真誠和感激,甚至….有那么一絲其他的情愫…

大小姐揮揮手,趕走眼前劉子光的影子,疲憊的對丁胡二人說:“就按你們的意思辦吧。”

突然二小姐推門進來,后面跟著哭哭啼啼的秋香,秋香冬香情同姐妹,她們已經得知了發生了事情,二小姐嚷嚷著:“肯定有蹊蹺,內宅那么多丫鬟,都對劉子光暗送秋波,憑什么他專門一直要對討厭他的冬香下手?又怎么會在即將成功的時候壞事?這是一個訓練有素的清機行走做的事么?城防圖,證章,庫銀,都是事后發現的,誰能保證不是陷害?不是栽贓?”

面對二小姐氣勢洶洶的質問,胡先覺并不接招,一拱手:“抓到人犯,一切水落石出,屬下先行告退。”

只剩下丁鵬遠一個人,老狐貍瞇了瞇眼,說:“二小姐,聽我慢慢道來。”開始施展三寸毒舌,把劉子光的各種疑點娓娓道來。

丁也覺得奇怪,居然還有另外一伙人在同時算計劉子光,還弄出了命案,不過確實給自己的計劃來了個雙保險,眼下這小子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賬房所屬的警衛隊也派出去了,找到劉子光格殺勿論,胡先覺小時候被清隊過村子,殺光了全家,最恨清國奸細,恐怕也不會手下留情的。劉子光今晚死定了,現在我說什么都是成立的。

劉子光第二次被獵狗和騎兵追趕,上一次是抱著必死的心情,現在是懷著強烈的求生欲望,長期的長跑鍛煉讓他在拼命的奔跑時不至于心臟承受不住,即便如此,還是感覺肺部劇痛,狂跳的心快要從嗓子里跳出來。

從內宅逃出來以后,趁追兵暫時沒跟上,劉子光用鐵衛腰牌混出了城門,城外是礦坑,也不知道該向哪里逃,隨便就選了個方向奔跑起來。跑得越遠越好,劉子光心里想。

遠處傳來狗吠和馬蹄聲,還有點點火把的光亮,跑不掉了,獵狗能追尋氣味,身上又沒有辣椒粉之類的東西,騎兵的速度更是超過最好的長跑運動員,追兵是宋青峰帶隊,的,我是不是殺過他全家啊,這么和我過不去,打又打不過,逃也逃不掉,怎么辦?

劉子光腦子里電光火石般思考著,腳下絲毫不敢減慢,周圍漆黑,以前挖礦的時候對這一帶的地形還比較熟悉。以前看過的一部浮現在眼前,施瓦辛格對鐵血戰士,加州州長糊了一身爛泥騙過了鐵血戰士,不知道糊一身泥巴能不能遮擋住身上的氣味,騙過獵狗的鼻子。

反正橫豎跑不掉,姑且試一試吧!

礦場選礦的地方有很多稀泥,雖然是冬天,但氣溫不是很低,水面沒有結冰,只有小水洼被凍住了。劉子光故意趟過水塘,希望暫時給獵狗的嗅覺制造小小的真空區。

一片選礦后產生的泥塘出現在眼前,表面已經有些硬了,用刀**去翻,里面還有沒凍硬的泥,劉子光沒命的刨,弄出一堆稀泥,慌手忙腳涂在臉上,身上,刀上,又嫌太慢,直接躺到泥上打了幾個滾,耳聽到犬吠聲越來越近,看旁邊有個干枯的野草叢,急忙鉆過去,往那最茂密的地方藏。

犬吠和馬蹄迅速的接近,火把通明,是宋青峰和楊猛等一幫衛士。追到泥塘邊,眾獵犬好像失去了目標,狂吠不已。

“怎么辦?宋少俠,那劉賊好像隱藏起來了,獵狗也尋他不到。”聽聲音是楊猛,劉子光不敢抬頭,緊縮著身子一動不動,努力平息著強烈需要氧氣的呼吸和因為被水浸得半透而寒冷的身軀帶來的顫抖。

“賊人定是涉水而過,往那邊去了,弟兄們,隨我來。”是宋青峰的聲音。

犬吠和馬蹄聲逐漸遠去,劉子光把憋住的一口氣緩慢的吐出,劇烈跳動的心臟也稍微平息了些。

劉子光悄悄爬出亂草叢,準備往追兵的反方向逃跑,忽然聽到身后有人說話。

“劉經理,別來無恙啊。”

只看見月光下穿著白衣的宋青峰正對著他笑。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